楔子

October 29, 2015

刘依。

女。

汉族。

父母双亡。

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晚被发现失踪,半月后其表姑报警,在其家中发现两具高度腐烂的尸体。经DNA验证,分别属于同村的刘大富与钟系花夫妇二人。后经过多方调查,林湖镇近两年来发生的六起本被认定的意外伤亡事故,应当均与此犯罪嫌疑人有关。

这是警方手上关于她的唯一资料,并且大部分内容还是从刘依家那间空荡荡的老房子中找到的,而这个连环杀人案留给警方的线索就实在太少了。有价值的东西早已被变卖一空被刘依用来还了安葬祖母而借的外债。只有墙角里的一堆纸钱灰烬,就仿佛象征了这少女的半生:阴涩,死亡,还有被风吹都仿佛要飘散的易碎。

作案动机清晰得就好似挂在堂屋正中的镜框玻璃,那是本来已经死去三年的刘依的祖母,正在相片里对着两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灿烂的笑着。警方已经确认,这两年来或间接,或直接死在刘依手上的人,一共是七个。

整整五男二女,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这七个人有亲戚,有夫妇,有儿女,有朋友,加起来的关系就仿佛是一张网,能将一个普通老人活生生逼到绝路上的网!当然或许他们并没有想要这个老人死,只是本能的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亦或是想制造一些娱乐气氛以供消遣而高估了他人的承受能力。

于是,悲剧发生了。

这个老人正是刘依的祖母,而她的两个亲生儿女,却是刘依那双双早逝的亲生父母!

所以,这个惊人的消息被哄传出去以后,很快的,一个本来就已残破不堪的家庭在街坊间的议论和众人打麻将时飞溅的唾沫中岌岌可危。

在一个闷热得令人难以透气的夏夜里,不堪压力的老人带着解脱的感觉,煲下一锅放了农药的绿豆粥。

在镇上打工的刘依下班回来时,瞳孔都已经放大,心跳呼吸都停止好久了。本来老少相依为命的家,轰然破灭。

她却没有哭,也没有闹,苍白着脸,呆滞的在奶奶的尸体旁边整整坐了几天,只是间获的驱赶一下蚊子,苍蝇,才能发觉他还是活着的,最后等到邻居实在忍受不了散发出来的气味,怒气冲冲的前来敲门,刘依才很平静的拨通了殡仪馆的电话。

直到这时,被轰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才遽然熄灭,人人都怀了那么一丝半丝的歉疚,不大再好意思提起这事了,村里的几人和老人有过的纠纷也自然没有传扬出去,只是围绕着刘依的话题又逐渐多了起来。

“我看这丫头从小就呆,看来果然如此。”

“那是,姐弟俩搞那事,生出来的当然是傻子。”

“她以前读书时成绩一直就差,咱家大妞说,老师叼得最多的,就是她了。”

“十几岁的姑娘,书没读几年,脑袋又笨,只怕将来…”

“……”

而这些村民却都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每个正常人身上可能携带有几个甚至十几个有害的隐姓等位基因,近亲通婚会使得这些隐姓等位基因有更多的相遇机会,并且产生遗传上的异常。人类的核基因组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在近亲通婚的情况下,两个相同有问题的基因结合到一起的机会远远大于非近亲通婚的人,其后代的死亡率高,并常出现痴呆、畸形儿和遗传病患者。

但是,高风险必然就会获得高回报,近亲结婚却还有极小的几率产生出某方面能力极其卓著的人:在一八八五年,德国的一个叫做阿洛伊斯的男人娶了自己的嫡亲外甥女,他们的第一个儿子的名字叫作:阿道夫.希特勒!

进化论创始人达尔文的祖父母是嫡亲表兄妹,这并没有影响达尔文成为科学巨人。

美国豪门杜邦家族近亲通婚整整百年,族中商业奇才众多!

而最典型的,则是一对犹太人表兄妹,他们生下了一个公认的高智商天才,爱因斯坦!

刘依,亦是这极小概率中的一份子!

她现在仍清晰的记得,第一个动手杀的人,便是楼下小卖部的老板娘!在民警来家里向奶奶传递父母死讯时,这个女人偷听到了父母的秘密后引为奇谈,不遗余力地到处宣扬,若不是她,自己的生活也绝不会似现在这样孤苦伶仃,凄然一生!

四年前的那天凌晨深夜,刘依在寂静的长街上足足等了五小时十一分,终于等到了这肥婆牌瘾过足,悄然尾随其后,偷偷掩至举起手中的铁锤,骤然发力,对准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

……

啪!

血水四溅!

“刘意你这傻逼怎么做事的!做墩子半年了,剁个骨头都搞得到处乱跳!”

这破响锣的声音一起,整个“香香记”厨房里的人,都不用听内容也知道刘剑又在拿这新来的那小姑娘撒气了。说来这事希奇,半年前来应聘的时候,这叫做刘意的小姑娘手法确实生疏,叫她试试手,弄了半天,切出来的肉片能用根来形容,而肉丝……也是用根来形容,最后哭笑不得的主厨让她去削萝卜皮,萝卜倒是削好了,只是两斤重的萝卜整整被她削去了八两。

精明的老板在外间听服务员将此事当成笑话说起以后,却赶到了厨房里,望了望眼前木呐安静的姑娘,直接把她拖到了案板前,丢了一把厚背刀上去,不耐烦的道:

“你能不能吃苦?”

刘依从旁边默默的取下了一条围裙围上,瘦弱的身体被宽大的围裙一裹,更加显得瘦骨伶仃,她接着才简明扼要的道:

“能。”

老板挽起袖子,翘着嘴上叼着的双喜烟,从旁边的冰柜中乒乒乓乓提出了整整十来片猪肋骨,加起来怕有百十斤重,喘着气道:

“今天你要是能把这些排骨给我剁好了,就留下来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握住了横在案板上的厚实刀柄。

其实,大概是因为上天对人是公平的缘故,天才往往还会加上白痴的后缀,在某个方面特别突出,那么往往在另外方面就会显得弱势,就好比陈景润这个数学家对家务事一片茫然,某位钢琴天才生活不能自理,某位物理学家下厨房的后果就是引发火灾,刘意也是如此,她从小就不大会削铅笔,不擅长做这些精细的工作。不过骨子却里有一股狠劲,只要是觉得有必要事,哪怕不擅长也要去训练。

在进门之前,刘意坐在这家名为“香香记”的火锅店对门观察了一个小时,发觉这家店的招牌菜就是排骨火锅,她推断出,这里缺的,很可能就是能够担起剁排骨这种苦差的人手,因此便进来应聘帮厨,以至于人人都没有留意到,在老板发话之前,这姑娘已经预先将厚围裙穿上,避免用力砍排骨的时候血水溅到身上。

于是忍住手臂酸痛的刘意,得到了这份高强度,低回报的工作。或者说,兼职。

现在的她有了三重身份,一重是香香记的帮厨,一重是惠山大学成人大专护理系的学生,最后那重身份,自然是公安部网上通缉的要犯!

只是没有人会将那通缉令上那个略胖,圆脸的娇憨少女,与现今这个削瘦,高颧,冷漠得近乎呆滞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哪怕此时刘意的奶奶和父母重新活过来,也未必能认出他们的孩子! 这也并不是整容。

为了迅速的改换自己的模样,刘依在亲手杀死了复仇名单上的最后那两个人之后,便开始在逃亡路上口服预先备好的特殊药物,接着又用老虎钳连敲带拔硬生生翦去了上颌的左右犬齿!

这是一个恶心而充满了痛苦的过程,因为药物对身体的侵蚀加上节食,体重就开始急速下降,身形也日渐单薄,而拔除了犬齿,则使得面部肌群渐渐开始出现局部的萎缩。用这两个精妙而残忍的办法,刘依成功的令自己的形貌发生了极其迅速的改变!

而通缉令上的照片又是她刻意放在老屋中留给警方的,刘依算准了警方绝对寻不到自己近期的其余照片!于是再没有人会将她与那个杀人凶犯联想到一起!

自此刘依不再是刘依,她给自己起了个谐音的新名字,刘意。

 

本文由loolorl_lar发表此处,请勿转载。

文中一切人名,地名,事件均属杜撰虚构,如有雷同,算你走运。

该小说仅供朋友间消遣,自娱自乐。不作商业以及任何公共形式的传播。如内容违反相关部门相关条例,作者拒不承担任何责任。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