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October 30, 2015

说起来剁排骨其实只是一件相当难受的粗脏活计,并且报酬低得可怜,其实刘意之所以一直能够带着享受的感觉来做这份工作,为的就是能够体验灵光一闪时的那种对自身的超越。

姚老板看着刘意慢悠悠的动作,终于忍受不住,打早脸色铁青的就要过来教训这目中无人的小妞,谁知刚上前两步,菜板用力一响,“啪”的一声飞溅了几团碎肉血沫出来,惊得他连忙后退,惟恐身上的报喜鸟被脏污了,好容易见刘意停下刀正要重拾勇气过来教训人,却见这少女抬头,平静的望了他少许,将握刀的那只手伸出来,慢慢的将缠在上面的污迹斑斑的白布解脱,姚老板见了她的动作,不知道怎的,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退了一步,咽了一口唾沫,勉强维持先前的气势道:

“你……你不做事想干嘛?”

刘意很诚恳的细声道:

“我的能力有限,看来是不能满足您的要求了,这就自己辞职吧,这个月的工资,也就不要了。”

说着便将身上的围裙卷了起来,打算立即闪人,姚老板的心中猛然若被重击,这小丫头若走了,上哪去找这么廉价的苦力去?难得她又手脚勤快,还能当半个清洁工人用,纵然弄得慢了些,但她的手也确实看起来没偷懒,最关键的是!现在去人才市场上去另外找个墩子来,那非得给一千五包吃住不可,人品还难说得很!

人们常常说:当一件东西要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它的可贵这姚老板也是,此时才想起了刘意的好处来,忙结结巴巴的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进来看看,顺带催催而已,你干得不错的。继续继续,大家努力,晚上我加餐请客。”

一面说,一面便狼狈无比,点头哈腰的向外走,刘意嘴角微微上牵,干八百块一个月的临时工还能干得似自己这样,牛气烘烘连老板也怕的,想来也算是个奇迹了。

这一晚上,刘意一人当然是忙不过来的,之后老板亲自操刀上阵,陪她一道猛斩肋排,手上虽然被打出了两个大血泡,但这却典型的算得上痛并快乐着,晚上两点多一结帐,姚老板已是眉开眼笑,实在赚得盆满钵满,整整五百斤猪肋排做成干锅,整卖得精光,于是铁公鸡也难得的拔了次毛,每人发了五十块奖金,而晚饭准确的说,是宵夜,名义上是火锅,其实是将客人吃剩下的锅底混合在一起!但忙碌整天,都是饿得慌了,人人都在狼吞虎咽顾不了那么多,只图把肚子填饱再说。

刘意这晚上也着实累得厉害,她虽然忍耐力极强,但是身体上的疼痛可以克制,耗去的劲力却不能平空变将出来,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使的左手,她虽饭量不大,却讲究细嚼慢咽,所以吃完之时,人大多都散了,连最勤快的邹哥也直接靠在旁边的凳子上就打起了鼾,刘意也就拿了自己的饭盒前去洗刷,刷到一半时候,她的瞳孔遽然缩紧!

那刘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息的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刘意能知道此事,并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危机预感,也不是由于刘剑发出了声音被她觉察,而是她面前的不锈钢水笼头巧妙的将她背后的情景反射了出来!

“什么事?”刘意忽然出声,淡淡的说。她虽然对刘剑身上那个会眨眼的刺青很感兴趣,可是她却知道,你越是在意的东西,越要表现的满不在乎,这样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收益。

吓了一跳的反而是刘剑,他浑身一凛道:

“你,你怎知道我来了?”

刘意嘴角微微上翘,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又补问了一句:

“什么事?”

刘剑对这种完全处于被动方式的对答很是有些不满,额头上青筋一绽,但又强忍了下来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听说你学医的,最近胸口有些不舒服,想请你帮我看看。”

刘意心中一动,她的确想仔细观察一下刘剑胸口的那个刺青,只是一直就在计划如何才不能引人起疑的进行此事,谁知此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她的心中刹那间掠过一丝很不好的预感要知道,天地间的所有东西,都包含了利弊两面,凡是太顺利的事情,往往背后都牵连了些不大寻常的危机。

若是以刘意谨慎的性格,很是想出声将此事推脱开来,但这时候,眼前这个男人忽然一把扯开了胸前的衬衣!扣子“啪啦啪啦”的落了一地!

那个刺青!

那个狞笑着的墨绿色刺青又呈现在了刘意的眼前!

这时候她更是敏锐的留意到,除去了上衣刘剑…很养眼!浑身上下的肌肉轮廓异常清晰,一块一块的突兀了出来,看样子,竟是在长年熬炼气力里度过的!

但说实话,这厨房上下,他是最懒的一个,整天不是揣了手坐着,就是四处闲逛好似个监工,之所以这位苛刻的老板能容忍,那是因为刘剑的妹妹也在店里,并且与何铁公鸡的关系颇为暧昧。

这个刺青……很诡异。

刘意只能用诡异两个字来形容它。

自从那日初见这刺青以后,她便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刺青的方法有两种,一是用鲨鱼牙齿及动物骨刺捆上木棒蘸上墨水,用小锤敲击入肤。第二种是用数第一种是毛利人流传下来的骨针绑在一起捆在木棒上,手工点刺入肤。但是无论哪种方法,都不可能营造出如此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图案!

猛然间,那个狰狞猛恶的刺青,忽然咧开嘴对她笑了一笑!

饶是刘意心理素质极其过硬,可以做到谋杀了人后立即就倒头安睡,但也被此事陡然惊了一跳,四下里一片安静,日光灯的光芒变得惨白,水龙头的水在“滴答”响着,空气里有诡秘的气氛在悄然酝酿,刘剑脸色数变,最后面无表情的道:

“好看吗?”

刘意深吸一口气,她注意到刘剑看似平静,但是食指和拇指已在不住搓捏,眼球也微微外突,并且连手臂上的寒毛都微微张起,这说明他此时正处于一个异常激动的状态中,她脑海里刹那间闪现过无数念头,但双目骤然之间,又对上了那对深邃的鬼眼,竟是不由自主的回答道:

“很……古怪的模样。”

刘剑一下子就窜前过来,一把捏住了刘意的胳膊,双目里红筋清晰可见,激动得声音都剧变了的怪叫道:

“你……你果然看得见这烙印!”

刘意的自制力何其之强,话一出口,立知不妙,想要大声呼喊,猛然间腰上一凉,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似乎有什么极尖锐的东西刺入了皮肤,在腰间的表面血肉里颤抖着,刘剑的声音变得阴沉诡秘,一字一句的道:

“走。”

刘意已经判断了出来,自己已被一把刀子抵住了腰,她冷静的道:

“去哪里?你小心别伤着我。这里可随时都有人来的。”

刘剑不说话,只是手略动了动,刺入体内半寸的刀尖用锐利痛楚的感觉给刘意指示了行去的方向。

那里是楼梯。

刘意本来以为刘剑要把自己挟持到通常人很少去的楼顶天台,但两人行进的方向却是向下,她很有些不明白,难道这家伙打算就这么押着自己下楼到大堂里去?她就不怕有人报警?就算她不怕,但是自己这个通缉犯却怕啊!

可惜刘意没有选择,只能随着楼梯跟随她向下走。隐约可以见到,刘剑的眼睛半闭着,胸口的那个狰狞鬼首刺青,发着朦胧的微光,在照耀到楼梯的时候,竟是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折射感觉!仿佛那坚硬的地面,都出现了水波般的漾动,像是那里有一层障壁,在间隔着另外一个世界!

两人就这么轻轻易易的穿透了过去!

接着走了半层楼梯后,刘意立即就觉察出了不对来!她每日里进出此处,为了大脑不至于空闲下来,当真随时都在寻找数据来记忆。正常的情况下,这半层楼梯一共是九阶,每一阶高十六厘米,然而她发觉,先前下的半层还属正常,转过拐角以后,脚下的楼梯就变作了十二阶,而每一阶的高度,也略有降低!

刘剑因为激动而喘息着,催促刘意快往下走,若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此时他们应该已经走到了火锅城的楼下大堂处,然而刘意眼前出现的,却又是一个光线昏暗的转折,那无穷弯曲而下的楼梯,竟似要直通地底深处!

这一切都不能以现代科学来形容了。四下里一片静谧,甚至还有不停响起的水声和粗重兴奋的呼吸声混合在了一起,刘意感觉自己手臂上似被连上了一道铁箍,根本就是被这刘剑毫不费力的拖着向前走去。

五层,六层,七层……刘意在心中默默数着,留意着向下迈进的梯次,虽然普通人都能做到观察周围环境,但是刘意却可以从中留意到大量的细节,并且将之储存在脑海里,更能借助推理逻辑学,预判出即将会发生的某些事实。

在走到第十四层的时候,已经可以隐约听到喧哗的人声,刘意饶是有着心理准备,但还是生出不由自主的喜悦,在这样阴沉的环境里缓慢行进,实在是令人心理上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压抑,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在走到第十七层的时候,已没有楼梯可下了,脚下传来的质感是且软且腻的感觉,那就仿佛是踩在……内脏上一样。

这时候,刘剑胸前的那个狰狞刺青发出了幽绿的光芒,很是阴冷的将四下照亮了开来,但也仅仅是局限于他们身周数米的地方,就好似是一个惨淡的微绿光球将两人包裹了起来。紧接着,远处陡然有一丝锐利白光闪了一下,刘意见了,立即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眼睛,她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单单是被这光耀了那么半秒的时候,就有一种身心都被刺伤了的感觉!

而刘剑则立即惨叫了一声,他的双目凸出眼眶几乎一厘米,脖子上的青筋也一根一根暴突了出去,看起来像是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整个人似乎会立即炸裂!他的双手在空中狂舞乱抓,喉头里咯咯吱吱的哑声痛苦道:

“等……等下!”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飘渺冷酷的声音,带了金属般的硬度和质感道:

“你违反了规则,所以应该接受惩罚!”

声音传来的一刹那,刘剑已声嘶力竭的吼了出来:

“我没有!这个人能看到母体烙印!”

他的吼叫声在这虚幻诡秘的空间里传扬了开来,交相叠撞着,远处白光忽的炽亮,又湮息,不过此时的感觉给刘意却是很有些温和,接着渐渐的,那光芒就若水银泄地也似的铺散了过来,就像是一条白茫茫的大道,若地毯般直接延伸到了两人的眼前。

刘剑大喜之下,忙拖着刘意顺着白光奔了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刘意留意到前方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廓,再走近些才发现,那赫然是一座泛出青铜色泽,上面整齐生出各类长长獠牙的巨大拱门,其高度至少超过了百米,就那么顶天立地的撑持在那里,单单是看着它,心中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莫大敬畏,有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门下,坐着一个人。

那人的脸上戴了一副面具,与刘剑胸前的那张刺青鬼脸相似。他仅仅是坐在那里,刘意就感觉到刘剑捏着自己前臂的大手已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由于兴奋。

“就是她?能看到你的母体烙印?”那鬼首面具人说话了。

刘剑急忙道:

“千真万确!”

鬼首面具人转向了刘意,他的目光由上至下的扫视过来,刘意立即觉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倒竖而起,就像是被某种电荷迎面穿透过一般。但她依然很平静的站在原地,默默的望着对方。

“恩。”鬼首面具人徐徐的道:“你没有说谎,11615号。她的确能看到你的梦魇烙印。根据世界法则,你可以提出一个符合法则的要求。”

刘剑“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干涩无比的喘息道:

“我……我要求脱离母体空间!重新过回正常的生活!”

鬼首面具人顿了一顿,显然很是觉得有些意外,旋即用那种冷硬的语音道:

“你可知道代价?”

刘剑的脸抽搐了一下,双眼露出疯狂的光芒,这种目光,刘意曾经在那种输红了眼的赌徒身上多次看到过!

“我……知……道!只要能顺利走出你身后的那扇门,就能同这鬼地方一刀两断!刘剑刘老二咬牙切齿的道。“别人能走出去,为什么我不能?”

听到这句话,刘意就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事情,是别人能做而你却做不到的。

鬼首面具人声音平淡得不带任何起伏的道:

“进门吧!”

他的背后,瞬间出现了一扇寻常无比的破旧木门,若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平常之处,那就是木门的把手上,隐隐约约透出一丝动人心魄的红色光芒!

刘剑的脸肌扭曲着,忽然大吼一声,握住了那个把手扑进了门中,门开关得极快,但是刘意依然可以看到内中透露出来的一丝血红色光芒,房间内猛然响起了连声古怪的响动,既仿佛是一头凶兽在用力咀嚼骨骼,又若是十七八个人在用力拉动锯子伐断木头。然而只是过了一分钟……准确的说,是刘意默数到五十五下的时候,房屋里陡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绝望的惨嘶!

“杀了我!”

这话音刚落,在连声极有力砍肉削骨的闷响过去,有黑色的沫液从那门缝中标洒了出来,将刘意的脸上击得生疼,又缓缓的滑淌而落。刘意却没有伸手去擦上一擦,反而饶有兴致的回味着先前房间中最后传出的声音,并且情不自禁的想道:

“原来,人的骨头被剁碎发出的响声,和猪骨头被剁碎的响声,是一模一样的啊。”

鬼首面具人安静的望了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道:

“过来吧。”

刘意想了一想才道:

“既然我来到了这里,又看见了这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若不加入,想必后果很严重了。”

“后果和他一样。”鬼首面具人平静的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是望着刘意脸上的那一条渐渐凝聚的鲜血。

“那么,加入了有什么好处?”刘意笑了笑,这个时候她竟然还笑得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分苛刻的老板要聘请员工,你总得先把福利待遇亮一亮吧。”

鬼首面具人未想到这少女竟是如此镇定,他楞了一楞才道:

“如果……你能够完成母体交付出来的十个黄金主线任务,母体会满足你一个要求。”

刘意忽然深深吸气,她垂着头,旁人也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只能感觉到这少女有着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良久,才很是审慎的用词道:

“那么……这个要求是不是能够完成我做不到……或者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比如……死而复生?”

“能。”鬼首面具人只回答了一个字。显然,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询问这个问题的人了。

而刘意遽然握紧了拳头,这并不是要攻击人的前兆,而是由于过度的激动兴奋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开来,嘴唇因此被无意识的咬破,有一股咸涩的腥味儿在口腔里徜徉。

那是血的味道。

“我加入。”刘意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道:“要我怎么做?”

“你杀过人?”鬼首面具人忽然问出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而刘意却知道,她是从自己目睹人惨死后的平静中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很技巧的道: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鬼首面具人深深望了她一眼,忽然弹了弹手指。

只见她身后那一扇接天连地,诡异宏伟的青铜色巨门,忽然发出了微弱的光芒,那光芒的色泽十分诡异恐怖,就仿佛是沉稠的鲜血被刷到了那巨门之上。鬼首面具人吩咐道:

“走过去吧。”

刘意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行了过去,在距离巨门还有一米的地方就发觉,那门上竟有无数细微的小钉和诡异的花纹,她正要仔细看清,猛然身体前方传来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大吸力,紧接着是右肩感到一阵热辣辣的疼,然后便昏迷了过去!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