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October 31, 2015

当刘意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自己处身于一间破旧,低矮的屋子里,四下里破烂的板墙向周围漏着风,而身上盖着的被子布料粗糙坚韧,还打了许多补丁,刘意的手指抚过其表面时候,脑海里所存储的信息立即判断出,这是一种非常劣质的亚麻布。

透过千创百孔的屋顶,可以依稀看到外面乃是黑夜,繁星点点,空气里有一种冷冽的清新。而随意丢弃在屋子里的几个破烂酒桶和箍桶板旁边,有一个带木框的马鞍,门背后靠着的,是一具轮犁。

刘意并没有急着起床,闭上眼后,缓缓的在脑海里将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梳理了一下,亚麻布轻微霉烂的味道从鼻腔反馈到了她的感觉中枢里。她忽然睁开了眼,解开了身上穿着的衬衫,低头向肩膀看去。

在右肩肩头上,一个诡秘邪恶的鬼脸刺青赫然多了出来,与那刘剑胸口的刺青相比,刘意注意到,自己胸口这个双眼的图案特别的明显。刺青上有着11615这个数字。刘意的心中一凛,这数字不是那刘剑的编号吗?换而言之,一旦编号人死亡,连他的代号也要被别人顶用?

这残酷的现实令刘意心中一寒,她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旁边粗笨低矮的木头桌子上,那里有一卷羊皮纸正在微微的发着亮。

“进入圆桌武士世界:第一幕战火之村

罗马帝国灭亡之后,混乱的黑暗时代降临,随着帝国的结束,整个欧洲呈现出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文化风貌。大公加里波第用邪恶强大的力量统治着国家,他麾下的可怕势力中,有剑与魔法,斗气与机械,还有从东瀛舶来的神秘忍术。这时候,三位勇者在贤者(梅林)的引领下为了解放无辜的民众,对邪恶大公加里波第的势力发动了全面的进攻……”

“任务一,杀死七名面具奴仆,两名重剑士,累计积分300以上。”

“任务二,阻止编号第820小队杀死惩戒骑士斯科恩。”

“任务三,令编号第820小队中至少死去4名成员。”

“无法完成任务的后果:抹去。”

这是……“无限恐怖”?

她不由想起了自己曾在书上看过的这样一个世界。猛然睁大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仅没有恐惧,心中还有一种十分病态畸形的兴奋,在这样离奇的遭遇中,那苦苦折磨她数年之久的神经性疼痛终于不药而愈!

在她看完后,那羊皮纸便轰的化作一团火焰被焚烧而尽,但是其中的内容,刘意却可以感受到自己可以从肩上的那个刺青即母体烙印中随时调阅,并且心中的疑问,也可以随时寻求它的解答。

刘意仔细的想了一想,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要确认一件事,在心中默默道:

“显示编号第820小队进入圆桌武士的时间。”

在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急速跳动的红色数字,72小时。距离进入圆桌武士世界,还有七分三十一秒。并且数字的下方还有一系列的菜单,刘意的意念所及之处,立即弹了出来:

“场景:圆桌武士1幕,难度:容易(D级)。痛觉削弱度70%,个人近战能力强化度100%。(820小队个人能力强化度为10%)。本场景为和平场景:杀死来自母体的人物不会掉落任何物品。数字化人物信息模式是否开启?”

刘意缓缓的思索了一会儿,将此时得来的信息归纳,总结了一下:首先自己还有三天的时间来熟悉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其次,那纸卷上给出的任务中的第一条,显然就是对这个目的的具体化。

接着她又启动了数字化人物信息的按键,立即有一栏东西跳了出来:

“编号11615号信息:力量3(5),敏捷4(6),体力4(6),精神13(5)。括号内为三十岁健康成年男子的平均数值。精神低于2点后,人物即进入昏迷,体力低于1点,则无法行动。力量决定了肌体强度,敏捷则是人的行动速度和反应能力,体力决定了对异常状态的抗性以及承受伤害的能力,精神则是意志力体现。”

刘意比照了一下,自己除了精神远远高出常人以外,其余的均不占据优势,尤其是与搏斗伤害相关的力量与敏捷,是低于正常值许多的,而在提示的下方,还有一行鲜红色的长槽,想必这就是表示她所能承受多少伤害的血槽了。血槽为体力数值乘10。

时间宝贵,她提起了床边斜靠着的一把破烂短剑,穿戴上墙上挂着的陈旧皮胄,将门推了开来,却得到了提示:进入圆桌武士世界还有二分十七秒。

于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候着,时间一到后,随着门的推开,刘意的身上猛然涌出一股热流,瞬间涌遍了她的全身,本来拿在手里觉得颇为沉重的短剑也骤然变轻。她略一思索,调出个人菜单一看,发觉力量,敏捷,体力,三项决定肉搏近战的属性变成了6点,8点,8点,果然已经加倍。

外面是宽阔的原野,就着星光,可以发觉农民们的耕地根本得不到很好的照料,牧场也长满各种灌木丛,独立的农场几乎没有。北面的大路上有个地方还闪着灯光,应该是一处颇大的镇子,刘意在旁边的溪水里打了一盆水,在洗漱的同时,她发觉自己身上还多了一瓶喷雾剂模样的东西,在母体烙印的提示下,她向脸上喷了些,发觉外貌很快就被换成了一个欧洲男人的模样,束起的黑色长发也变成了凌乱的金发,看起来沉稳而阴翳,这比她本来的样子要好看一些,她想了想便向着镇子里行去。

镇子的建筑往往都散布在一条街道的两侧,或者是围着一片绿地这种建筑风格最早可能是为了防止养殖的牛群遭到强盗和狼群的袭击而设计的。

居民们的卧室是和自己饲养的家畜公用的他们的房子总共也就只有一个房间,没有烟囱,屋顶是未加修整的茅草,墙壁是涂过泥的编条或者木头。刘意从路上的车辙发觉,这个小小的城镇仍然算是一个附近的贸易中心,但是在市镇上进行的贸易量到底有多少,实在值得怀疑不过几乎可以肯定是很小的。应该一般只是交易一些生活必需品,例如盐、鱼和谷物之类。但是积累下来,蕴藏着的财富应该也是颇为可观。

这也是这个风光秀丽的镇子即将遭受战火波及的直接原因。

刘意走进镇上那个破烂非常的酒吧,试探的向着吧台上抛出了一个银币。然后点了一杯麦酒,旁边的已经有个大汉大声叫道:

“罗伦你发财了?怎么不请我也喝上一杯?”

刘意知道自己新身份的名字就叫做罗伦,望了望这个大汉,他的头发是淡黄色,头颅浑圆,眼睛大而有神,脖子粗而短,留着一大把大山羊胡,看起来十分粗壮,笑了笑道:

“行,巴拉森。”

巴拉森欢呼一声,将旁边的人撞得东倒西歪,要了满满的一大杯子苹果酒如风似的掠了回来,拍着刘意的肩膀大笑道:

“罗伦你果然够意思。”

他喝了几口,惬意的呼出一口气道:

“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看起来愁眉苦脸的?”

刘意心中一动,立即试探着叹了一口气道:

“我听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我们镇子有大麻烦了。”

巴拉森又大喝了一口苹果酒,重重拍着面前结实的橡木桌子,大声自负的道:

“有巴拉森的斧头解决不了的麻烦吗?”

“可能……有的。”刘意故意拖长了声音沉着脸道。

……

事实上,刘意在前往镇子的路上就已经分析了出来,自己这几日要面对的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三种势力:一,惩戒骑士斯科恩及其麾下的势力,应该就在三日后入侵这个风光秀丽的镇子,第二势力,代表了正义与反抗的英雄820小队,第三势力,则是这个被侵略小镇中的居民,而自己,显然就被划分到了这个阵营中。

从那死掉的刘剑仅仅是找到了自己,便能获得向此处提出一个要求的情况来看,自己能看到他身上的母体烙印,应该是一件颇不寻常的事情,而自己的存在,也应该是对这里颇有价值,所以,初次进入后的首个分支任务难度,必然不会很大,应当仅仅是属于基本了解熟悉此处的生存方式的过程。

所以,杀死七名面具奴仆,两名重剑士,累计积分300以上的这个过程,应当就是可以依靠外力的帮手的。而后两个任务,则是具有着很明显的针对性估计应当就是自己过高的精神惹的祸。要知道,用脑子杀人比用力量杀人要简单方便得多。

听了刘意的回答以后,巴拉森已经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你是在侮辱巴拉森的力量吗?”

“不。”刘意淡淡的道:“是我们镇子即将被邪恶大公加利波迪的军队所侮辱。”

这句说得并不大声的话一出,嘈杂的酒吧立即安静了下来,巴拉森粗壮而生满绒毛的巨大手臂微微的颤抖着,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愤怒,看得出来,刘意的话语,勾起了他对往事的一些不好的回忆。

巴拉森微微的喘息着,将杯子里的苹果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将杯子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上,他哽着声音粗涩的道:

“你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刘意盯住他道:

“这消息从哪里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确认一下它的真实性?”

巴拉森一惊道:

“他们已经来了?”

“很可能。”刘意沉声道:“但应该没来多少人,还在等待为首的惩戒骑士斯科恩的到来。”

听到惩戒骑士四个字,巴拉森的脸肌又抽搐了一下,大声怒喝道:

“没有确切的消息,你这有前科的家伙又想要胡说八道?”

这时候酒馆中才开始议论纷纷,一种恐慌的气氛在牛脂蜡烛昏暗的光芒下散布开来。刘意微微皱眉,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她面对怒目而视的巴拉森,正想说话,忽然听得吧台中的一个叫做玛莉亚年轻姑娘轻声唤道:

“巴拉森。”

焦躁得好似一座火山的巴拉森立即垂头丧气的坐了下来,将粗大的手肘在桌子上重重一顿!似乎连房梁也在颤抖。玛莉亚却走到刘意的身前,温和的说道:

“罗伦,邪恶大公的军队可不能拿来开玩笑,你有确实的证据吗?我明天会去城里进些货物,若是你的消息有误,那么现在给大家道歉还来得及。”

刘意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些明悟,也不再说话,微微一笑便提着手上的那把破旧的短剑行了出去。时间很珍贵,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提示,自然就应该进行下一步的事情了。

中世纪欧洲的空气很清新,刘意体会着这个世界带给自己双倍属性加成的快感,在一路的奔行中开始适应这这种全新的而强大的体验单单试想一下,一个本来能跳半米高的人,忽然就能很轻松的蹦到一米,这种体验当然是崭新深刻的了。对于精于算计的刘意来说,自己身体目前的基本数据是一定要了然于胸的,比如一步能跳多远,一剑挥下去,能斩多重,这些在搏斗中最是生死攸关的,可以说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寻找惩戒骑士的部队其实并不难,尤其是在夜间,通常部队宿营之处,都应该有水源,既便于作饭,也能起到一个屏障的作用,其次是火光,这个混乱的中世纪年代,还不至于晚上的纪律严明到连火也不敢生,最后则是距离了,既然安排给她了这个任务,那么定然不会让自己疲于奔命的四处奔波。

于是很快的,循着小镇附近的唯一一条河流,刘意先向上游走了七八公里,接着又倒回来往下游走了两公里,就已经看到了火光,并且发现了一名前来打水的面具奴仆。

他穿着一件淡蓝泛绿的外套,袖子是淡紫的,本来灰白色的长裤已经脏污得发了黑,脚上的棕黄色的草靴深深的陷入了河边的软泥中。大概是奴仆的缘故,这人的护具就只有头上戴着的遮脸的铁盔和腰间悬着的短剑,他正吃力的提着木桶在河中舀着水。

刘意深吸了一口气,悄悄的从他背后的芦苇丛的遮掩下摸了上去不要忘记,刘意虽然只是一个少女,她另外一个身份,却还是在现实世界里被全国通缉的连环杀人犯!

当这名面具奴仆刚刚打好水直起身来的时候,后脑上立即中了重重的一击,这连着剑柄的直中要害立即令他当场昏死了过去。在割开这个家伙的脖子之前,刘意已经将其身上的衣着全部除了下来给自己换上。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