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October 31, 2015

夜晚很安静,凹地里只有篝火在有气无力的烧着,许多人都懒洋洋的靠在旁边的草铺上进入了梦乡。好一会儿才忽然有人道:

“提水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

这句话立即得到众人的响应,他们都等着烧些热水喝了,烫一烫脚再美美的睡上一觉。这时候打水那面具奴仆终于一歪一斜的回来了,身上的衣物显得脏污潮湿,连脸上的面具也歪了些,显然是半路上跌了一跤。

这是一支显得有些超出了标准编制的队伍,领头的是一名身穿铁甲,身材高大的重剑士,他留着淡黄色的胡须,身着锁甲,外面罩着红色披风,令人望而生畏。

此时这位首领已经靠在最干燥石头边,抱着半人高的巨剑发出了鼾声,他身边有八名面具奴仆,平日里则为其保养兵器盔甲,侍侯生活起居,战场上则要跟随在旁边拼杀。

其余的七名面具奴仆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抢过那一瘸一拐的同伴手中的水桶,直接放到火上烧热洗漱,便纷纷倒头睡去,只有一个年长的模糊的交代了一声:

“你先守夜吧,顺便也好烘烘衣服!”

打水那面具奴仆身体扭动了一下,喉咙里咕哝了两声,似乎是在抗议。

这个夜晚静悄悄。

有的只是此起彼落的鼾声,呆坐在火堆旁边的那名面具奴仆忽然轻轻的站起身来!看她锐利阴翳的眼神,赫然正是刘意!

她行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人身前,她眼盯着这面具奴仆的咽喉。然后很果决的拔剑,一割!完全没有丝毫的犹豫,手软!

虽然剑刃并不锋利,但要割开脖子上薄弱的皮肤也是轻易而举的,接着剑刃余势未衰,又划断了其下的气管,喉管,颈动脉,迷走神经(注:支配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心脏感觉的神经)。暗红色的鲜血顿时欢快的奔流了出来,刘意清晰的看到,视野里这面具奴仆的血条骤然变空,他的身躯陡然弹起,再重重跌落,死鱼的眼睛外凸,紧接着变得茫然。刘意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了他脱手抛出的短剑,避免它撞到岩石上发出响声,接着凶狠的一脚踏在了尚在流血的伤口上,避免气管内呛入血液的“咯咯”轻声惊动了其他人。

这时候刘意注意到,视野里的左下方,出现了一行小小的数字:

重剑士0(2),面具奴仆2(6)。(注:先前打水的那个也算)积分0(300)。

余下来的六名面具奴仆也在睡梦中被杀。

接着刘意行到了最干燥巨石边的那名重剑士的身前,依然打算如法炮制,她攻击的部位还是对方的咽喉这也是这敌人身上唯一没有被链甲包裹的要害。

然而在剑挥下的那一瞬间,这重剑士大概是由于一个姿势躺得太久的关系,遽然翻身!

人体致命之处刘意早在决心为奶奶复仇的时候,就已经在现实世界里研究过,遗憾的是,她杀那几个人大多都没有采取暴力的方式,因此并没有得到多少实践的机会,所以才有今次的失手。

那名因为睡眠中无意翻身躲过了致命一击的重剑士,立即清醒了过来,低吼一声。弹了起来对刘意发动了猛烈的突袭,然而刘意只是侧身,用手臂架住了她的大剑突刺,表面上向他挥砍了一剑,但真正的阴招却是用力踹出的一脚!

那一脚,踢在了这重剑士的裆部上。

甚至刘意的脚背都感觉到两个卵圆形的东西在瞬间炸成一塌糊涂的那种激烈痛楚,然后她注意到,自己的血条减少了五分之一,而这重剑士的血条顿时沉到了最底处,但只是最低之处,却并不算死亡!这重剑士脸上的头盔骤然破烂了开了,露出了扭曲狰狞的面孔,而双眼也变得血红,一下子就和身扑上,将刘意按倒在地,哪怕是她被这环境加倍了的力量属性,一时间竟也抵挡不住敌人的疯狂进袭!

变异!(注:NPC角色在遭受实力低于其正常能力的角色所造成的剧烈伤害而进入濒死阶段后,有一定几率产生的蜕变。)

闻着压在身上的重剑士浓重的汗臭气息,耳中听到的是他宛若野兽一般的疯狂喘声。刘意尽管脖子被卡住头晕目眩艰于呼吸,但是依然保持着冷静。

她完全放弃了挣扎的意图,却是猛然翻身!

两人一齐滚入了火堆中!

熊熊烈火,焚烧着这正在殊死搏斗的两人。火焰是公平的,一视同仁的炙烤着一切胆敢进入它势力范围的东西。刘意眼前属于自己的血条开始急剧下降,然而最先支持不住的,却还是压在她身上的这名变异重剑士。在火焰里呆了数十秒以后,他终于在喉咙中发出悠长无奈的一声嘶吟,颓然倒下。

死里逃生。

这是刘意心中的唯一想法。

其实这其中有许多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如果这重剑士不是因为睡觉而未穿上护裆甲,如果不是刘意身为女子在现实世界里自知力弱而涉及过一击杀人的知识,如果旁边恰好没有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堆,如果……

这场短促而惊险的战斗,却令刘意明白了太多的东西。首先,这里的背景虽然是圆桌武士这种框架的世界,但是!里面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有智慧有思想有情感甚至有爆发力!若是轻视的后果,那便是死!

四下里静悄悄的,刘意喘息了一会儿,呸了口嘴里的泥沙,觉得心跳得几乎要弹出胸腔,而太阳穴也一阵一阵的弹跳着发痛,她皱着眉毛爬了起来,仔细检视了身体,发觉最重的伤还是拿手臂硬架的那一下重剑突刺!中剑之处的皮肉都凄厉无比的翻卷了,连血管也在瞬间为剑上附带的高温所灼焦,因此倒没有流多少血出来。

而此时身上的烧伤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刘意这时候才想到了场景提示中写着:痛觉削弱是70%,也就是说,目前伤势反馈给神经的痛感,被削弱了七层。依照她的忍耐力,除了左手的运动有些受到阻碍以外,其余的能力并未削弱多少。这时候刘意又发现了一件事,在旁边一具面具奴仆的尸体腰间,闪动着耀眼而并不刺目的光芒。

她好奇的行了过去,很容易的寻找到了一个灰扑扑的金属球。金属球到手以后,尸体变得透明,消失,母体烙印给出提示:你获得了普通珍藏一件,是否要立即召唤宝箱?是/否?

刘意见周围十分安全,便选取了召唤选项,原地出现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结实的木头箱子。开箱之后,刘意发觉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小麦面包,她的手指触碰到以后,肩头的母体烙印立即作出了提示:

“获得黑面包一个,品质普通,不能携带,恢复体力值三十,是否立即服用?”

(注:本书中获取战利品的方式参考DOTA2,大部分都是上述方式,以后有特殊情况,会加以说明。宝箱和珍藏,不能被没有母体烙印的人所看到。物品保护时间为:72小时。)

刘意心中一喜,将面包吃下后发觉自己的血条攀升了一小段,赶忙留意其他的尸体,在另外四名面具奴仆的尸体上寻找到了其余的灰色珍藏,在那曾经狂暴的重剑士身上,则寻获了一把亮银色的珍藏,她冷静的想了一想先使用灰色珍藏来打开箱子,获得的物品分别如下是:

短剑一把,普通装备,品质标准,攻击13,不能携带出本世界,可以兑换30积分。

银饰一件,品质标准,贵重物,可以兑换60积分。

蔬菜沙拉一份,品质纯正,食物,在60秒内恢复20点体力值,必须在非战斗状态下食用,不能携带。

值得一提的是,出现了一个空箱子。刘意由此推想到,既然箱子可能出现空的,那么今后很可能要面对有着陷阱的陷阱,如此看来,应当有专业的甄别的技能才对。

这番忙完后,刘意的血条已经由本来的五分之一,缓慢恢复到了大半的位置,而身上的伤势也明显好转,只有左手在运动中还显得颇为窒涩。看来运动功能一旦受到创伤,愈合起来就有些缓慢,很难凭借这等食物来快速治疗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打开那亮银珍藏所对应的箱子了。随着珍藏的徐徐转动,箱盖里有一道银光射了出来,赫然是先前那重剑士肩头背着的大剑。其详细资料是:

“斯温的双手重剑:稀有装备,品质纯正,攻击56,附带灼热伤害22,不能携带出本世界,需要力量18,体力8,可以用来兑换300积分。”

刘意估算了一下,自己撑死也拿不起这大家伙,不过好在此时母体烙印提供了帮助,能将其收入了另外一个负重有限的储物空间中。她却又在银色箱子的底部发现了一张破旧的羊皮纸,手指刚刚触碰到,耳边便自动生出了母体烙印的提示:

“E级技能切割术卷轴,本技能为圆桌武士世界特有,需要力量3,敏捷3,体力4,精神10才能学习。技能发动需要消耗一点精神力。切割术LV1效果:可以对所获取的战利品进行加工分割,有1%的机会加工出高级未知宝物,有48%的机会增加战利品的价值,有51%的可能使战利品损坏消失,可以携带出本世界,也可兑换为50积分,请问是否学习。注:在加工高级装备时,失败率将成倍增加。(切割范围仅限于装备,食物,与部分贵重物品。)

(注:切割术的原形为是圆桌武士里的独创功能,将那些大宝箱,大药斩开。

①本书中的技能分为:SSS,SS,S,A,B,C,D,E六个档次,档次越低的技能,学习要求越简单。

②本书中的物品等级参照暗黑破坏神2与DOTA2,稀有度:普通-罕见-稀有-神话-不朽-传说,所代表的颜色白色-浅蓝-蓝色-亮金-暗金-紫色,另外还有套装型装备“至宝”绿色。具有唯一性的剧情装备,如孙大圣的如意金箍棒,吕奉先的真·方天画戟等装备具有唯一性故名为剧情装备。有时会用颜色来表述装备稀有度。 每个层次有不同品质,常用的低中高三等为:标准-纯正-完美。独特的物品会出现其他的独特品质。

我知道有人可能看不懂,但是没关系,不用懂,不影响阅读。另:图片仅供参考,商品以实物为准。)

刘意皱了皱眉,这技能实在鸡肋无比,不过她想了一想,抱着聊胜于无的态度,才点下了确定,谁知道母体烙印紧随着传来的一连串而来的提示,立即令她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你已经学习了一个技能:目前剩余技能栏为:2个。”

“此技能为E级技能,若要遗忘,须取得三途之水。”

刘意的眉头抽搐着,这提示给她透露了许多信息,首先便是应该可以学习到各种强化自身的技能,并且这些技能也按照效果,分出了等级显然E这个等级绝对谈不上什么高端。其次便是每个人学习技能的总量是有限度的,自己的总额是三个,现在则是两个了。最后则是技能应该可以遗忘,然而遗忘它的条件应该是很苛刻。如果刘意的推断没有错的话,评价越高的技能,遗忘的代价越低。

她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懊恼赶出了脑海中,于刘意的观念里,后悔是一件很无用的事情,它除了能消磨自身的斗志以外,便没有任何的作用。从这个点附近的布置来看,这里应该是一处监视镇子的哨卡,她换上了那把刚刚获得的短剑,重新寻了身面具奴仆的衣服换上,略一思考,便顺着河流向上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