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November 1, 2015

两人匆匆穿过混乱的小镇,结伴一道出门,却见特地回了一趟家后的巴拉森并没有穿戴上甲胄拿上武器,手上却持着一柄铁锹,直到围观和随出的村民各自散去后,这个粗壮的男人才望着刘意诚恳的道:

“罗伦,你能不能替我保守一个秘密?”

刘意听得秘密二字,心中大动,表面上却沉吟道:

“那要看是什么了,若是有可能危害镇子的事情,我则不能保证。”

“不是。”巴拉森急道。“我对这个镇子的爱,甚至要大过对玛莉亚的爱!只是希望你不要把等会看到的事情说出去就是了。”

刘意这时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巴拉森便和他行到村外的树林中,开始在一株大树下挖掘,不久就挖掘出一套通体漆黑的连身盔甲,身材粗壮的巴拉森穿戴上以后,再戴上头上生有双角的牛角黑色罩面盔,左手持着小圆盾,武器则是一柄铸有密密麻麻倒刺的流星锤!浑身上下都被厚重的铁甲所保护,看上去就犹如一个重心且稳且低的钢铁堡垒!

巴拉森见刘意的目光不住打量自己,叹息道:

“其实我以前就是邪恶大公加利波迪的军队中的一员,但有一次重伤后马儿受惊脱离了战场,带着我奔驰来到了这里,是玛莉亚救了我并且帮助我隐藏了身份,从此我便改变了信仰,只希望平静的在这里生活下去。”

他忽然抬起头来,坚定的道:

“我不希望有人来破坏它!哪怕是加利波迪的军队也一样!”

刘意点了点头,故意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唇角却已在背转身的时候微微上扬,在她的推测之中,巴拉森的实力顶多重剑士等同,但眼下看来,他的实力只怕比自己预先假设的要强悍得多!

……

两人顺着大路向玛莉亚被劫的地方急急的赶了过去,很快就遇到了一位逃出来的难民告诉他们,邪恶大公加利波迪的军队已经分成了三路,开始在周边洗劫一些没有抵抗力量的镇子村庄,其实根本不用他的指点,在远处地平线上升起的浓黑烟雾便已经为刘意和巴拉森指明了方向。

越是接近被洗劫的地方,出现的景象就越是有些不忍目睹,有的小孩子被活活摔死,有的女人赤裸身体,乳房却被割去,看着这一切,刘意露出震惊的神色,而巴拉森的脸被罩在了厚重的沉铁盔里,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从那粗浊的呼吸里体会到他内心的愤怒!

前方开始出现了面具奴仆,他们染满鲜血的淡紫色袖子看起来格外显眼,这些人正在追逐杀戮着逃窜的平民,大概是因为巴拉森的打扮令他们实在熟悉的缘故,有几名面具奴仆毫不设防的走了过来,他们还拉着一个年轻哭叫着的姑娘的头发,想来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敬意前来献出供品。

回应他们的是一根粗大而生满了倒刺的钢铁榔头。

随在巴拉森身后的刘意暗自乍舌,眼看着这粗重巨汉疯狂在在面具奴仆中扫荡冲杀的架势,当真是势若疯虎,她甚至亲眼看到一名惊恐无比的面具奴仆被巴拉森手上的小厚铁盾正面撞中,整整惨叫着飞出了三米多高,生生将撞破了旁边的屋子的板壁,自此再无声息。

直到巴拉森喘着粗气停止了自己的冲撞,刘意终于讶然发觉,方圆数百米内,已经没有了半个活人侵略者和被侵略者的血,都在地面上流淌,溶汇到了一起,而那柄生满倒刺的流星锤已被染成了鲜赤之色,上面甚至可以见到毛发与血肉的混合。眼见这等血肉屠场般的景象,刘意心中虽然有细微惊骇,但却见到一些面具奴仆的尸体上开始泛出微弱的光芒,她的心中一喜,忙抢过去翻尸寻找珍藏,最后总计收集了十数个木头箱子。只是一一翻开后都没有寻找到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些很次等的回复品和低劣的装备。

刘意此时还不打算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完成,但有的无法携带走的东西,任之消失又觉得有些可惜,忽然想起昨日新学的那个鸡肋技能:切割术,便索性拿出身边的短剑练习了起来。

这不练不知道,一练之下刘意才知道这技能的鸡肋性,整整十数件物品,竟然没有一样成功,反而将两件东西切割得彻底消失了!并且一件道具被切割过后,无论结果如何,就不能再次被切割。

眼见得面前还只剩下了一只恢复30点体力值的黑麦面包(标准),刘意拿着手上的短剑,决心要将这最后一次机会利用完备。她用短剑比了比,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就仿佛是在现实世界里拿着厚背斩刀,对着一大块的排骨一般。

心中还在回神,但是手已是毫不犹豫的斩了下去!

刹那间,那种奇特的感觉又浮现在心头,每当它出现的时候,刘意在现实世界里,就能战胜自己基因的缺陷,成功完成对自我的超越!只是她此时却是在另外一个神秘世界里,正在运用着这个世界特有的技巧!

箱子里安静躺着的黑麦面包,忽然在刹那间被均匀的切割成了三块!

刘意此时还沉浸在那种奇妙的体会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试着用手去箱子里拿起。冷不防旁边伸了一只大手过来,一巴掌就抓了进去,不是巴拉森是谁?

这粗鲁男子拉开面罩,就将掌中的面包块向嘴里塞了进去,咀嚼了几下瓮声瓮气的道:

“味道不错,你这切割术挺厉害。”

刘意有些目瞪口呆,好在箱底还剩余了一块面包,她拿了起来,信息立即浮现:

“黑麦点心(纯正),类别:食物,可携带,效果:在80秒内回复体力值十五。”

“这……”她一下子就被震撼了,本来总共才回体力值30点的黑麦面包,被切割术加工后,分为了三块,每块都能回复十五点体力值,那么总计恢复力就上升到了四十五点,提升1.5倍!并且还有可以携带的属性,也就是说,在战斗时候若处于劣势,吃下一块后,也能起到缓缓恢复的效果!

而她此时再看自己的切割术技能,却也发觉换了个名字:

“真实之切割术:乃是将自身精神力与切割术契合而成的变异技能。本技能为圆桌武士世界特有,使用真实之切割术,将会消耗1点精神力。真实之切割术LV1效果:可以对所获取的战利品进行加工分割,有3%的机会加工出高级未知宝物,有60%的机会增加战利品的价值,有6%的可能使战利品出现异变。有21%的可能会令被加工物品完全消失。注:在加工装备时,完全消失的几率将翻倍。切割范围仅限于白色,灰色,蓝色装备,食物,与部分贵重物品。本变异技能只能通过熟练度的累积进阶,无法使用潜能点提升。”

(注:真实切割术的60%机会增加战利品的价值则是指,能够将标准品质提升成纯正,以此类推,若装备本身品质为完美的话,则能进行升阶。)

先前刘意一刀砍下,真实之切割术成功发动,将那黑麦面包(标准),加工成为了黑麦点心(纯正),不仅品质提升,其性质也由不可携带变成了可以携带。这便是切割术的异变能力发动!

这时候巴拉森粗鲁的挤了过来,拿她的一只大手拉住刘意,很不耐烦的道:

“喂,走了。”

刘意还在回味先前斩出那一刀的奇妙感觉,甩手皱眉道:

“等等。”

她忽然觉得脸上一痛,然后天旋地转,嘴里有一股腥咸的味道从舌底涌了出来,这时候面颊上才火辣辣的疼,当刘意恢复神智时,那根可怕的还沾染了血肉的巨大榔头已经无情的指着她,巴拉森仿佛一座笨重的杀人机器般立在她的面前,双眼血红的道:

“走。”

刘意从她的眼底读出了认真强烈的杀意。巴拉森压抑在心中多年的杀意杀性终于爆发了出来,这使得他的精神已经达到了一个偏执狂乱的地步!刘意默不作声的爬了起来,并没有因为挨了这重重的一下而沮丧,反而在纷乱的思绪中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东西,只欠缺关键的一条线索将之联系起来。

两人去的下一个目的地,便是邻近的那个同样被袭击的村庄,此时来时所乘的马儿已经不敢接近浑身浴血,状若野兽的巴拉森,连距离她丈余之远,也在作着不安的扬蹄低嘶。

与前一个镇子一样,这里依然充满了杀戮,血腥,掠夺和死亡,巴拉森喉头遽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咕哝,刘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了在镇子里最为高大的建筑,教堂之前,停放了一辆颇新的马车,正是玛莉亚的坐车,有数十个人头晃晃悠悠的悬挂在车的顶蓬上,他们神情扭曲痛苦,显然生前受过了极大的折磨,连死后也不得安息。

刘意从人头中勉强分辨出了几张眼熟的面孔,毕竟就在昨天晚上的酒吧中,这几名遇难者还同她在一处喝酒,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数十名遇难者中没有女性。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玛莉亚现在所面对着的事情,很可能比死还可怕。

而此时巴拉森已经疯狂的冲了上去,两名看守马车的面具奴仆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砸得变了形,而教堂半掩的大门也立即内飞进去,但是紧接着内中传来了金属交击的一记巨大响声,疯牛般突入的巴拉森踉跄倒退出来,左前臂的黑色小厚铁盾上,已经多了明显的裂纹与凹痕。

紧接着,一名同样粗壮戴着牛角盔的重盾巨锤士行了出来,他身上的盔甲,武器的款式,与巴拉森均是一模一样,区别在于颜色却是火红。这人抬眼望了望喘息着的巴拉森,声音嗡然的道:

“叛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举起手中火红色的单手大锤,“咚咚咚咚”的向着巴拉森冲扑了上去!这两人的体格都是粗壮矮实,并且加上各自身上的全身重甲,刘意估计其总重量超过了半吨以上,这两人抱在一起扭打着扑入了道路对面的一处民居里,那可怜的房屋立即坍塌下来,激起了漫天的尘雾!

刘意在旁边冷静的思考着,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三步并作两步就冲进了教堂里,直接与一名惊恐无比的面具奴仆对砍了一剑然后就看到了昏迷不醒的玛莉亚正被平放在神台上。

这时候,听得外面两名野蛮粗重的武士互殴,将彼此的盔甲击打得“铛铛”作响的声音。刘意反而犹豫了起来,她猛然眼前一亮,启动了母体烙印重新审核了那个接到的隐藏任务,将任务目标:帮助巴拉森见到玛莉亚这句话仔细阅读了几遍,唇角忽然露出一抹阴冷的微笑。

当刘意走近玛莉亚一步的时候,她便悠悠的醒了过来,一见到熟悉的人,立即本能的扑上来抱着她哭泣道:

“罗伦!你是来救我的吗?杰克他们都死了!”

刘意缓慢的道:

“是的,我是和巴拉森一同来救你的。”

玛莉亚脸上骤然露出惊怕之色:

“巴拉森!难道他再次穿上了那一身被加持了恶魔之力的邪恶盔甲?”

刘意微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道:

“为了你这个可爱的天使,他宁愿堕落成为魔鬼。你们的爱情,将在这教堂中见证永恒。”

玛莉亚还未来得及细想,忽然觉得肚子上一凉,刘意在这一瞬间,竟然将手中的短剑自下而上,从玛莉亚的小腹刺入,一直向上死死探入,最后几乎深插到了她的咽喉部位!

没有人能在受了这样的伤以后活着。

所以她很干脆,死了。圆睁的双眼里充满了痛苦,不甘,疑惑。刘意接着又迅速而从容的将玛莉亚的裙子撕破,伪装成一种曾经经历过激烈挣扎的模样,刻意的将她的大腿露了出来,雪白的大腿和暗红色的血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然后歪着脑袋审视自己身上,用手上的短剑比划几下后猛地下手给自己增添了些伤势,抱起她走向了教堂外。

在经过先前那具面具奴仆的尸体的时候,一脸玩味的少女还顺道一脚踏在了尸体的咽喉上,将喉骨连同颈骨都踩得粉碎,她如此小心,便是要杜绝此事情泄露出去的一切可能。

四下里已成了一片废墟,在这两头钢铁怪物的角斗下,这时代的建筑很少有能经得起他们来回碰撞的。

巴拉森此时显然已落了下风,他头盔的一个角甚至已被打得断了,身上的黑甲不少地方也出现了裂纹,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口角流淌出来,沾染在他浓密的胡须上。飞溅在他的黑色厚甲上点点都是!

刘意便在此时横抱着玛莉亚神情悲痛无比的跑了出来,痛苦的道:

“巴拉森!我去晚了!他们想要侮辱玛莉亚,她不肯顺从,那名面具奴仆又见我冲了进来,慌乱之下!就……就杀了她!”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