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November 1, 2015

巴拉森与刘意到达村外的那一刻,惩戒骑士斯科恩率领的军队也刚好突破防御,攻入小镇。开始杀人放火,掠夺抢劫,镇上的一些富人贵族也不会束手待毙,趁着这混乱便赶着马车四散而去。

斯科恩自然不会看着这些油水丰厚的家伙溜掉,一声令下,便有人追奔而去。逃走的马车一共五辆,斯科恩手下具备骑术的,就只有和巴拉森同一兵种的重盾巨锤士,这些钢铁堡垒纷纷追出,正好符合了刘意的预计。

面对这些恶名昭彰的凶残部队,绝望了的镇民纷纷聚集到附近坚固的建筑物里进行最后的殊死抵抗。因为要掠夺财富的缘故,那些重剑士与面具奴仆又不敢放火焚烧,因此竟是陷入了局部的僵持,斯科恩的兵力,就被成功的分散了开来。

刘意便在这个时候率领巴拉森潜入了村中。

凭借巴拉森身上的盔甲,他们一路上根本没有受到拦阻。在黑夜的火光朦胧下,他盔甲上的血纹并不明显,反而散发出一股敬畏之意,令得所到之处的重剑士与面具奴仆都是纷纷退让。

很快的,他们就见到惩戒骑士斯科恩正立在镇中一处地势较高的台上,身边只随侍了两名重剑士与四名面具奴仆。这强大邪恶的骑士身高近两米,浑身上下都被保护在了银白色的甲胄里,连脸都没有露出来,给人以一种细长,敏捷的感觉,手中持的,是一柄长而可怕的银色斧头,单单是看了,就能构想出它挥舞起来的莫大杀伤力。

见到这个家伙,巴拉森的呼吸立即粗重了起来,就仿佛是铁匠在拉着一口破旧的风箱。刘意望了一眼他赤红的眼睛,忽然幽幽的道:

“你害怕了?”

巴拉森猛然转身过来怒目而视。

刘意面无表情的道:

“若想为玛莉亚复仇,你最好还是听我的。”

提到玛莉亚三个字,巴拉森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退缩了,只有那对赤红的眼睛,仿佛噬人太多的凶兽,在火光里分外觉得凶残。默默的等候着刘意的布置。

很快的,斯科恩旁边的人手就发觉旁边有一个惊慌无比的平民,背着个大包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路上想来是过于忙乱的缘故,还摔了一跤,包袱里跌出了许多黄澄澄的金币,一干人的眼睛都直了,连斯科恩也咽了口唾沫,略一点头,身边的四名面具奴仆就冲了过去。

然而黑暗就仿佛将这四人吞噬了一般,再也没有反馈出任何声音。这也难怪,巴拉森手上那根异变之裂魂大棒乃是何等强劲的武器?加上这变异重盾巨锤士力量高达五十,敲到这些面具奴仆身上,还不是一棍一个?

那两名重剑士对望一眼,心里不惊反喜,他们丝毫没有想到会有人暗袭,倒是怕这四人见钱货众多,私吞逃了,也不请示立即追了出去。很快黑暗里传来两声金属撞击巨响,好一会儿才传来“扑扑”两声落地的轻响,就仿佛是两口破麻袋跌落在地。

斯科恩凝了一凝,嗅出了其中的阴谋味道来,但是他毕竟自视甚高,便拖着自己的长斧拔下一支火把行了过去,他身上的盔甲乃是魔法加持,品质极佳,只是在行进间要发出哐当眶当的声音,刚刚转过弯角,斯科恩就踢到了一具凸眼吐舌,死状凄惨无比的尸体,看样子乃是一名面具奴仆,身下暗红色的血液正汩汩流淌而出。

紧接着数十步以外,又有一具头颅被砸得似个烂掉西瓜的重剑士横在当地,血迹一直徐徐延伸到旁边的一座坚固仓库中。斯科恩正有些踌躇,忽听里面传来一声剧烈惨叫,一惊之下,急忙赶将进去。

阴暗的光线里,有暗红色的条纹闪动,迎面就有一股血腥杀气直扑而来,还有空气被极速破开的呼啸声。斯科恩冷冷一笑,这种程度的攻击还不放在他的眼里,竟是不闪不躲,运力使动斧头,横斩而出!

只听“卡啪”一声巨响,火光四溅,整座仓库都为之颤抖,尘土簌簌落下!斯科恩这志在必得的一斧,竟是落了个空,生生斩在了旁边的石柱上!深入近尺,

而暗中突袭的巴拉森,一锤就敲在了斯科恩肩头的铠甲上,连串火星溅射而出,发出了“乓当”的怪异清脆响声!

巴拉森先后连杀六人,无论杀势还是心中的战意,都被激发到了最高点上,他此时含恨一击,却只能将斯科恩打了个踉跄!两人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斯科恩虽然浑身上下铠甲的防护力惊人,只是一直被人压着打不能还手,却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恶气,他怪叫连声,奋力斩出数斧,却都为周围的石柱所阻,白白吃了几下重的以后,索性将斧头抛了,空手来斗这区区叛徒重盾巨锤士。

此处却是刘意精心选择的战场,目的就是要这大BOSS以己之短,来战己之长,然而她潜在一旁越看越是心惊,这空手的斯科恩竟也能与巴拉森斗了个平手,更是渐占上风。她身上的银色铠甲防护力十分强大,打了片刻,巴拉森的损血值已近半,而斯科恩还不到五分之一!

这时候,刘意轻吹了一声口哨,巴拉森自知其意,立即留神,而斯科恩却是一头雾水,猛然见对手转身就逃,立即尖声嘲笑着追了过去!谁知道脚下忽然一紧一滑,身体都失去了平衡向前跌倒过去!

原来刘意早在暗中缚了许多绳索,一等机会,便将其拉直,巴拉森自然知道,便小心脚下,而斯科恩立即中计!

巴拉森趁机往嘴里塞了数块能够持续回血的黑麦点心这自然是刘意的杰作,然后身上冒出血光,狂吼一声猛扑了上去。这一扑却是用上了他的技能。

怒意狂击:在瞬间击出8次,每次的攻击力是普通攻击力的30%,需要耗费1点精力值。

只听得:“乓当”“乓当”的敲击盔甲的连串声音响了起来,还伴着斯科恩狂怒的尖叫声。原来这怒意狂击却又触发了那异变之裂魂大棒上的武器特技:有15%几率对敌人造成额外10点伤害并且出现失明效果。

斯科恩的血条骤然掉落,眼前更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目标,他踉跄着爬将起来,手舞足蹈的好像是一个醉汉,而巴拉森躲到一旁,继续吞吃着能够战斗回血的黑麦点心,尝到了甜头的他等到怒意狂击冷却以后,骤然再次和身扑上,施展技能!

又是连声脆响,还未从失明效果中恢复的斯科恩再中特效,无论他怎么强大,无论他如何霸道,骤然由一个明眼人变作了瞎子,这其中的不适应可想而知。便是想要挣扎反击,却是拳拳着空,处处碰墙。反倒是巴拉森在刘意的特制黑麦点心的滋润下,血量徐徐回升。

只是这良性循环持续了没多少时间,却发生了一件很致命的事!

巴拉森的精力值耗完了!

他纵然是等同于一个小BOSS的存在,然而也不能不遵守世界的规则,并且看他的模样,也怎么不像是那种很有头脑的家伙,智慧极高的家伙,倒是四肢着实发达。

但是此事也依然在刘意的预计之中。

她手中一晃,便已点燃了外面早已堆好了的柴草。

此时镇中四面火起,决计无人能注意到这么一间仓库着火。而刘意布置许久,这火势越发凶猛,瞬间就焚得周围一片通红,火光照出屋外刘意眼中的森然冷意,也点燃了火中巴拉森眼里的惊怒、绝望,与决然。

巴拉森本来就是万念俱灰,他猛的冲身,死死将斯科恩拖在仓中,奈何两人实力相差过大,终于还是被他挣脱冲到了门口。巴拉森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命在旦夕。

但是门口却忽然多出来一个人!

斯科恩哑叫一声,凶残出手,抓住了那人的肩头一阵疯狂撕扯,竟将这个人的血肉之躯若布条般生生扯得粉碎,只有头颅在空中抛飞,骨碌碌的滚到了倒在地上,此时的巴拉森头盔都被打飞,满脸鲜血的,奄奄一息,然而见到了这头颅,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势若疯虎的扑出将斯科恩生生拖回了火场当中!

先前挡门的那个人,却是一具尸体。

玛莉亚的尸体!

这时候大火已经烧透顶蓬,大梁不断坍塌落下,轰然将出口堵死。熊熊烈火,烧碎了一切逃生的希望。

……

大火整整烧了一个多小时。

刘意口咬着短剑,在这附近也捕杀着落单的那些面具奴仆,她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洗礼,身上又有世界属性的加成,因此若不是直接与重剑武士交手,便是大有胜算,加上面具奴仆装备的爆率虽然极低,但是十个中,总还是有一人能留下个木箱子,里面大多都是黑面包一个。

有了她的真实之切割术的支持,常常能将这等只能在非战斗状态下使用的劣质食物,化为战斗中都能持续恢复的黑麦点心。

因此渐渐的,刘意在这场杀戮中,技巧也渐渐娴熟,各种属性也开始徐徐提升这种提升于每一个初入此处的新人来说,是自身潜力被渐渐开发出来的表现,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不过此次过后,若无奇遇,自身属性便被基本固定,只能慢慢增长了。倒是自身的技能,或者可以通过磨练,或者可以通过完成各种任务后所给出的潜能点进行学习提高。

当仓库的火渐渐熄灭以后,刘意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已是大有增长,力量8(6),敏捷10(6),体力8(6),精神力17(5)。注:并未计算世界属性加成,括号内为正常30岁成年男人素质。正面单挑一名重甲剑士已无问题。自身大概只耗费不到一半的血量,在黑麦点心的滋润下,就能很快恢复。

而失去了首领BOSS的指挥以后,攻入镇中的那些面具奴仆与重剑士也士气渐渐低落,还有掠财逃跑的,偏偏那些主持局面,能够骑马的重盾巨锤士又去追击逃跑的人,一时间局面竟是被镇中决死一战的民众徐徐反扳了回来!

刘意却在翻动着废墟。

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条件:

隐藏任务,刺杀惩戒骑士斯科恩。任务难度,A,任务目标,取得惩戒骑士斯科恩的头颅。任务时限,二十四小时。

眼下距离二十四小时的期限还很是充裕,这斯科恩的头颅也得早取,迟则生变。

但就在这时候,废墟下忽然伸出一只烧得焦黑的手掌,猛然捏住了刘意的咽喉!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