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噩梦

May 21, 2012

连载作者:[email protected]

本目录下之连载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弯刀,斧头,血...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都被覆盖了一层血红的氤氲。血色之下,数不清的灰衣人正拿着各种各样的锋利武器砍杀着周围的其他人,刀刀见血,刀刀见肉。那些被砍杀的人尖叫着、哭喊着求饶,求神明保佑,然而迎接他们的只有刀子和斧头。当中有几个披甲战士果断拔出了他们挂在腰间的长剑开始反击,他们一个个都无比矫健勇猛,即使是面对着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也一往无前,长剑所到之处,要么是刀兵相击,要么就是一个灰衣人被直接斩杀。尤其是其中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战士,每一剑斩出还会带起微微的炽白色剑芒,一剑之威竟能够直接将灰衣人的武器切断,随即切开他们的躯体,激起一朵血花。而那些灰衣人的武器砍在这几个披甲战士的身上却只造成一道血痕,或者只是在他们的战甲上磨出一道白印。在这般实力对比之下,四周的灰衣人也渐渐感到胆寒,他们不再轻易地靠近这几个披甲战士,而是转向其他地方去切了那些弱小的普通人,随后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将这几个披甲战士连同他们身边的几个酱油都包围了起来,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般情况下,灰衣人若是阵型不齐就冒然冲到了披甲战士身前,那他们将付出沉重的伤亡,显然他们都怕死,没有人愿意做那个靠前的牺牲者。而反观披甲战士几人,他们更是势单力薄,只能几人紧紧地抱作一团,稍微一分散。立刻就会被众多灰衣人冲乱阵型,随后即会被分别包围,然后乱刀砍死。即便他们几人实力不凡,能够聚在一起向包围圈外冲杀出去,但他们身边的几个酱油确是无法跟得上他们。当中那个身形魁梧的披甲战士此刻就正护着身后的一个少年,显然他也并不愿意撇下他自己离开。几人就这么和众多的灰衣人焦灼地对峙着,双方都在各自地寻找契机,一个打破平衡的契机。

突然间,这个契机来了,一个人,灰袍人。此刻他就站在魁梧的战士对面,中间隔着一些灰衣人。不同于其他灰衣人的衣着,他是被一件宽大的灰色连帽长袍所笼罩,在他布帽脸部的空洞下却是被一片阴影所遮挡,什么也看不见。而他的手中拿着的也不是弯刀或者斧头,而是一本书,一本宽大厚重,外形十分古朴的书。这样的装扮在这样的时刻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显然他不太可能是那些四处云游写书的吟游诗人,他很可能是一个法师,拥有着诡异并且强大的魔法力量的法师。有了一个法师加入战局,平衡立刻就被打破了。

灰袍法师一出现就立刻翻开魔法书开始低声吟诵晦涩的咒语,右手处开始冒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几个披甲战士见状立马就感到一股寒气涌入心头。当中那个魁梧的战士眉头一拧,立刻做出一个手势,顷刻间他身旁的两名战士就跟在他左右两旁,三人呈一个三角形一齐向法师所在的方向冲去。众灰衣人也立刻做出了回应,整个包围圈迅速的向中心聚拢而去,大部分的灰衣人都冲向了魁梧战士三人,挡在了他们前面。另外一部分灰衣人则是向其余披甲战士和几个酱油涌去。一场激烈的厮杀再次展开,魁梧战士使起了浑身解数,整个身躯都冒起了淡淡地白色炽芒,其中还有无数细微的丝状光芒正向外喷吐,如同全身包裹着闪电。他每一剑劈出也都带起了一片携裹着丝状光芒的剑光,范围之广可溅射数名灰衣人,仿佛是将这一剑之威分裂成输份,分别对向了数个敌人,蜂拥而来的灰衣人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一个个都接二连三的倒下了。在身后两个战士的掩护下,他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冲杀着靠向那个灰袍法师。必须要在他施法之前阻止他。

战斗就这样激烈地进行着,伴随着灰衣人和酱油们的惨叫声,魁梧战士和灰袍法师之间也只剩下几步的距离,此时灰袍法师右手上的红色光芒已经十分的浓烈(猜猜是啥法术,猜中有奖)。魁梧战士浑身浴血,表情更是无比狰狞,只见他迎面直接用肩膀和胸口挡住几把弯刀和斧头的攻击,顿时又增加几道伤口,随后他全身顿时光芒大作,双手将长剑高举,怒吼一声猛地向前弹起朝灰袍人斩去,挡在身前的几个灰衣人也顷刻被撞得左右横飞。与此同时,灰袍人右手上的红色光芒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细小的暗红色光线,瞬间打在了空中的魁梧战士身上。魁梧战士猛地一顿,他的衣甲和身躯顷刻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碎一般的炸裂开来,鲜血四处喷洒,像是盛满血红染料的染缸顷刻破碎一般。血淋淋的色泽染红了一切..

凯瑞仿佛是从一个恶梦中醒来。当他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铁甲,这正是帝国军队的制式战甲。看到这衣甲,他顿时从那地狱般的梦境回到了现实当中。内心再度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暖暖的感觉,也正是他所熟悉的安全感,原本的惊慌与恐惧一扫而空,原来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眼前站着的这人虽然不是阿诺哥哥,但想来应该是随行士兵的一员吧。转眼再看看四周的环境,他正处在一间屋子里,并且躺在一张木床上。是的,是屋子和木床,而不是帐篷和土质地板。这么说来他们一行人应该已经安全地抵达了深水城,最艰难的那条路已经度过了,很快就可以到达费伦了。想到这里,凯瑞深深地呼了口气,神情有了一丝愉悦。与此同时,凯瑞身旁的那名士兵也发现他醒了过来。他低头看向凯瑞,双手握在胸口,并郑重地对凯瑞说了一句:“神保佑你,孩子!”

之后,当他放下双手想要继续向凯瑞说些什么时,却发现少年双眼一片茫然,神情呆若木鸡。就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惊吓,突然就变成了这么个呆子。对此他却并不感到奇怪,在他看来这孩子有这些表现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任谁遇到了这种灾难,心灵都难免遭受巨大的打击。一个数百人的车队被盗贼团抢劫,得了财务居然还杀人灭口,除了这个孩子侥幸活了下来,其余的人甚至当中还有一些来自边境的强壮士兵都被残忍地杀死了。“神呐,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士兵默默地叹了口气,他现下只有祈祷这个孩子不要因这次惊吓而真的变成了一个呆子。否则,那就真的...真的是一个悲剧啊。

片刻之后,士兵弯腰凑到了床边,轻轻地握住了凯瑞的肩膀,这幼小的身躯此时正不停地颤抖。他对他说道:“振作些,孩子。我带你去见我的长官,也许他能够给你一些帮助。”说着他低头望了望地板。在这一握之下,凯瑞也回过神来,神情恢复了些许。他看向了眼前的这个充满善意的士兵,这确实不是他所熟悉的任何一个人,并且此刻他也注意到了这个士兵战甲上的军徽,这不是暴风城的军徽。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弯刀,斧头,血...那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阿诺哥哥,那些陪同他一起来的战士,还有那些随行的商人,也全都死了。想到这里,凯瑞沉重的内心猛然间又更加地沉重,眼泪也不知不觉地从眼眶里溢了出来。他努力地支起身体,并对身前的士兵点了点头。此时,他的身体仍在打颤,仿佛随时都会再倒下去。眼见如此,那位士兵又伸出另一只手将他扶住,拖着他站了起来,并将一只手托在他腋下,以防他跌倒。

凯瑞再次对士兵点了点头以示感谢,他嘴角已忍不住抽动了一下,想要对这名士兵说声“谢谢”,但又被他强行忍住了。他知道他说不出来,并非因为他性情傲慢,也不是因为这次打击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是真真切切地说不出来了,就在他刚醒过来呼一口气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嘴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东西。直到那名士兵开口和他说话他想要回答时才发现,他的舌头不见了。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