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绕指魔花

March 11, 2015

她为什么可以说话呢?难道她解除了沃昆院长的法术?又或者是院长的法术对她完全没有影响?凯瑞想到这里心跳猛然加速,感到很不可思议,因为他接下来的念头是,这个红发的假冒学姐也许在奥术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了院长……因为即使是魔法菜鸟也知道,一位施法者能够凭空免疫另一位法师对其使用的法术,那足以说明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实力差距,而如果梅尔是在已经受到法术影响之后自行解除法术效果的,那更不可思议,众所周知,法师几乎所有的施法行为都离不开念咒,凯瑞更是对此深信不疑,如果一个法师能够不用念咒文就能施法,那简直就是神话。

“这次是真的直了”梅尔轻笑着说,“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没有受到台上那个老鬼的法术影响,对吗?”

凯瑞重重地点了点头。却发现梅尔说完这句话脸色却变了,只见红发女孩笑意全无,转过头去一脸凝重地望着台上正洋洋洒脱的老人,“我也一样被这个术控制了,这是一个复合法术,防护学派的终极奥义同时也是沃昆先生的招牌绝学,魔邓肯裂解术……以及”说到这里又转过头来看着凯瑞“一个小把戏,我能说出话,你能听到我说话,你可以当作这个小把戏对我们没有用。”

凯瑞若有所思,就在今天他已经听过了梅尔所说的各个魔法学派的介绍,有很多内容其实他已经印象模糊了,但有一些细节却仍记得,其中一个就是防护学派的这个终极法术,魔邓肯裂解术,解除一个目标区域的一切魔法效果。想到这里他看向了梅尔头上的羽毛笔,想必刚才就是因为裂解术的效果才让梅尔显形的,他记得在那之前梅尔一直通过某种方式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你试试这个”梅尔忽然从她的袍子口袋里拿出了一朵向花一样的东西,不过那花有着长长的根茎,仿佛一条尾巴一样,梅尔将那朵怪花递到了凯瑞的手边还未等凯瑞有所反映,花的根茎就仿佛蛇一样迅速缠上了凯瑞的手腕。

这阵突发的变故让凯瑞心里一惊,他缩了一下被花藤缠绕的右手,“你干什么?”一阵声音忽的发出来。听到这个声音,凯瑞更加震惊,仿佛是这十几天以来的所有被压抑的心跳都在这一刻恢复了,他瞪大了双眼看着梅尔,一句语气十分惊讶的话也正好从他手边传来,“你怎么做到的?”

梅尔似乎也没有料到凯瑞反映会这么激烈,她耸耸肩笑道:“怎么这么严肃呢?只是个小把戏而已,这不算破了欧格里的戒律。”她自然还记得凯瑞是智慧之神的信徒。

“这个是什么?”凯瑞左手指着右手上缠着的怪花问道。

“这个,应该算是魔芋的变种植物吧,经过了一些……特别的处理。”梅尔淡淡回答,“这种植物的根茎对动物的神经十分敏感,花朵里有一个装置,可以将从根部感应到的信息中的语言筛选出来,然后说出来。它是一种刑具。”说到这梅尔又笑了笑。

“刑具?”

“是,只要灵敏度再高一点,被缠住的人内心的想法它都会捕捉到,不过那个人也很快会变成白痴。”梅尔吃吃地笑了。

“它……能够用来念咒吗?”凯瑞仍死死地注视着右手上的怪花。

“施法媒介吗?不能。”梅尔隐去笑意否定了,她对于凯瑞丝毫没把她刚才那句话放在心里感到很诧异,这个少年虽然看似有点愣,但也绝不傻……

“那……它是用魔法制作的吧?”凯瑞终于移开了视线,看向梅尔问道。

“对。”

“噢?但是,你刚才说过,我们都受到了魔邓肯裂解术的影响,那么除了魔法效果,这些魔法物品也应该会被解除效果的吧?”

听到凯瑞的话,梅尔低下头莞尔一笑,“不愧是欧格里的信徒,你果真是很有魔法天赋啊。你的箱子里装的什么?”她忽的避开话题转而指着凯瑞抱着的古朴木盒问道。

“是一根短杖,是……”说到一半凯瑞忽然愣住了,如果按照刚才自己说的,魔邓肯裂解术会同时破坏他们的魔法物品,那这根橡木法杖岂非也被破坏了?又或者,沃昆院长使用的裂解术并不会破坏他们的魔法物品。他顿时了然,梅尔是想以此来说明这件事。

“是一根法杖。这个可以给我吗?……我是说,我向你买它。”凯瑞犹豫了一会儿向梅尔问道。

“你喜欢?”梅尔笑着问他。

“是,我很喜欢。”我很需要!凯瑞心里默念着。

“我不卖。”梅尔笑过之后淡淡地回答。“做这个东西花了我不少精力,我宁可换些有用的东西,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的话……”说到一半她眼睛瞄向了那个装着法杖的盒子,意思不言而喻。

凯瑞也注意到了这点,他抱紧了盒子想也没想就否决了。

梅尔继续说道:“你尽管考虑,虽然只是个小把戏,但是它材料珍贵,工艺也是秘传,我想在内森学院即便是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出来,也不会这么便宜给你了。”

“你精通炼金术?”凯瑞忍不住问道。

“不,只是略懂,每个女人都有修习变化学派的天赋。我只是学了一点皮毛。

“法杖我不能给你……”他欲言又止“很抱歉。”

“前面是怎么回事?”凯瑞似乎急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经意间往前看发现有几个新生抱着魔法书正起身向前台走去,他这才发现自己方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院长在说什么。

“有人也发现了这个把戏。”红发女子淡淡地说,“看看你的魔法书吧,你应该还没看过对吗?”

“额……是的”凯瑞点点头拿出了垫在盒子下边的一本魔法书,书本很厚,纯黑色的封面,封面上凸出了几个字依稀可见魔法书三个字。翻来第一页却发现一片空白,随即又翻到了第二页第三页……仍旧一个字也没有。

“这本书……”凯瑞看向梅尔希望能够解惑。

“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拿到这本书的吗?”

凯瑞想了想,“……不记得”他发现自己真的不记得了,努力去回忆脑海里也只有一片空白。

“那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吗?”梅尔又问道。

“我不记得!”这次凯瑞很快就想到,他看着梅尔,神色已经渐渐不安。

梅尔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这就是沃昆的把戏,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施放领域静默,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被施法了,那是一个幻术,叫梦境缠绕。所以你才根本就没有去想过你从何处来,因为做梦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梦境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开始的。”

“你是说,我们现在是在做梦?”

“既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们并不在自己的梦境里,而是被缠绕在施法者用法术制造的梦境里。也就是这个会场。按照那位叫沃昆的院长所说,我想这个梦境会持续到午夜,但总有一些人会提前发现并去揭发,或许会因此得到一笔奖励呢。”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没有去呢?我想你一定是最早发现真相的那个人吧?”凯瑞看着红发女子由衷问道。

“我不是。”梅尔沉下脸来,“有人比我先发现了真相,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我不去是因为魔邓肯裂解术,我们虽然在梦境里,但这个术却是货真价实的,老实说,这并不是个善意的法术,对于任何法师来说都代表了至高的敌意和威胁,我现在几乎没有任何力量,如果走上前台,等待我的也许不会是奖励。”

凯瑞听到此处微微张开了嘴,“那你现在是打算一直呆在这儿?”说着他又看了看台上,那几个新生在沃昆院长的示意下通过一个小门离开了会场。

“没错,所以如果你现在打算对我做些什么的话”红发女子转过头来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那你就要赶快了。”

“我不会的”凯瑞望了她一眼后低下头去,“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客气,再有一会儿这些消息就免费了。”言罢梅尔左手食指轻轻搭在了缠在凯瑞右手的怪花上,那花仿佛受到某种吸引,尾巴渐渐地从凯瑞的手腕上脱离,慢慢地缠向了梅尔的食指。

不过凯瑞并没有再听到花朵发出声音,他心里充满了不舍,这久违的,说话的感觉。他一定要想个办法得到那朵怪花,但是他也不愿意失去心送给他的东西,他不愿意,他更不敢,这是心今天刚刚送给他的法杖,他若立刻就拿去和别人换东西……他不由想起了今天那个叫做安莉萨的女孩看他的眼神,那种感觉,真是难受地可怕。可是自己该怎么办?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