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June 1, 2012

清晨,一个晴朗的清晨。不论马修是一个多么慵懒的人,他的铁匠铺总是会坚持在每天清晨打开,早晨可以做很多事,譬如有许多客人或者是送货的人都会在清晨来访。但不可否认,这样的习惯现在已经让他感到越来越痛苦,虽然打铁是他从小热爱的活,但他发觉自从自己来到费伦后他对这唯一热爱的事业都已渐渐失去兴致。他现在实在累得慌,因为他昨晚刚在窑子里呆了一夜,但是这活还得继续,如果他还想再去窑子的话。朦胧睡眼之际,他已看到不远处一个男人牵着一匹马向自己这里走来。于是他开始将火架上的铁坯打得叮叮作响。

“老板,请问这里就是风暴铁匠铺吧?”牵着马的男人走近了向马修淡淡问道。这人约莫30岁,生得十分健壮,络腮胡子和一身皮革劲装看起来隐隐有些煞气。

“额?不是。”眼见此人有些不善,马修十分迷惑地回答道:“我这儿只是个小铺子,你说的那地方不在这儿,你得到城北去找。”

听了马修的话,男人笑了,他讪讪道:“哦…稍等,稍等。我来自深水城,我叫约克。”

“你好,约克先生。如果你要找风暴…”

“凯瑞。”约克打断了马修的话道。

“你说什么?”马修忽然一惊,瞪着肿胀的双眼道。

“凯瑞…埃迪森。”约克诡笑道。

“凯瑞·埃迪森?”马修喃喃问道。

“是的,凯瑞·埃迪森。”约克肯定的回答,顿了顿又说道:“我们在城外救下了这个小子,他和他原来一行人遇到了个大麻烦,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你知道,这么一个小子孤零零的,我是说,他在这儿就剩下一个亲人了。所以他让我来找他,他叫做…”

“马修!马修埃迪森”马修突然回答道:“就是我,我就是马修埃迪森。他现在人在哪儿?”

“很好!”约克又露出了笑容,接着转过身拍了拍马身上的一个布满破洞的麻布口袋说:“他就在这儿。”

眼见凯瑞被装在这样一个袋子里,马修立马有些火了,他连忙走出店门过去将那马背上的麻布口袋抱了了下来,一边解开一边怒道:“这…我…你居然把他当猪崽一样装在这里…”

与此同时,远处那条约克刚刚走过的巷子里又出现了三个衣着华美的青年,两女一男,容貌气质均是不凡,尤其是当中一个女孩,更是清丽脱俗,远远看去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像。三人原本正朝着这个铁匠铺走着,远远地看到了马修和约克两人在店门口谈论着什么,当中那丽人便停下来脚步。

“心,怎么了?”身旁一名女孩向她问道。

“不想给他还赌债!”那个被叫做心的女孩小声说道。

而在铁匠铺门前的两人却丝毫没有发现远处三人的踪迹,他们继续地谈论着。

“难道你不认为缩在这口袋里边是件很舒服的事吗?我保证这一路赶来他一步都没走。你看这多安逸,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这猪崽给捞到这儿来的。”说着约克又笑了起来。

匆忙解开带子的马修闻言没有争论,又赶紧把凯瑞从袋子里面抱了出来。这时,远处的那位叫心的女孩远远看到了凯瑞的容貌,忽然低声惊呼:“是凯瑞!”

“他没什么事吧?”马修探了探凯瑞的呼吸问道,此刻凯瑞正昏迷不醒。

“那是当然”说着约克蹲下了身子拍了拍凯瑞的胸口坏笑着说“除了胯下还少了撮毛,绝对是个完美无缺的漂亮男人啊。哈哈哈…”

“那么…谢谢了。”马修对约克诚恳地说,“进来喝碗水吧!待会他醒了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给你五个银币,拿去喝些酒吧!”说完马修想了想又道,“十个银币。”

“呵呵….”听了马修的话约克表情一变,冷笑道“老板,你不妨翻过他的身子看看,他后背上有什么。”

听了约克的话马修变疑惑地翻过了凯瑞的身子,登时语塞,而后惊出一头冷汗。“这是…”

“你是天天打刀子的,老板。想必你应该能看出来这口子是怎么来的吧?”约克收起了笑容继续说“大马士革弯刀,而且加铸了一尺长的缝纫,这样的刀。你知道那个拿刀的人是什么货吗?”说着约克双眼紧紧地盯着马修。“我们弟兄几个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救了出来,并且还出重金请了教会的牧师来为他治疗,你就给我十个银币?”

“哼!十个银币已经够多了”马修怒哼一声说“你要是不想要那就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狗屎会花钱请牧师去救一个身无分文的小子?”

“没错!”约克深呼了口气说“我们绝不会出一个铜子儿去救一条死狗。不过…”说着约克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羊皮卷轴一边打开一边说道“这条死狗的身上若是有了这个,那就不一样了。哈哈..看看呐,这条死狗居然还被推荐到艾森学院?呵,狗东西,你怕是没这个福气了!”说着他就要将那份卷轴一把扔进铁匠铺的火炉中。

“不!”眼见如此马修一把将凯瑞放在了地上冲到约克身前捉住了那只正要将卷轴扔进火炉的手喊道“把它给我!”说着竟要从他手里硬生生抢过来,只可惜不知是这铁匠在这几年已经让妓女榨干了身子,还是约克的手劲实在太强,马修使尽双手的力竟难以扳动丝毫。

“你想要?好说。”约克另一只手一把按住了马修的肩膀笑着说“只要咱们先把帐结清了,这东西自然会归还。把这小子救活,加上前前后后的跑路钱,除去零头,你至少得付我十个金币!”

闻言马修双眼猛地瞪得突起,怒冲冲地道:“十个金币?去你妈的!把你家那条老母狗拉倒费伦的妓院从头到尾全卖了也不值一个银!”

“哈哈…..”约克不怒反笑,说“没错!可你要是不给钱,你就算把你家的老母狗连着小母狗一齐卖了也换不回这东西了!”说完他一把推开马修,右手就要将那卷轴扔进火炉里。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喊声:“哎!你等等,等等….”两人闻言猛地转身才发现,一位少年已不知何时走到了约克身后,只见他一头略显散乱的黑色短发,却无法掩盖他那俊美到近乎妖异程度的面庞,穿着一身质地上乘,在朝阳下隐隐散发着淡淡橘红色荧光的灰色袍子,无疑显示他身份是何等尊贵。眼见这样一个人站在面前无论是约克还是马修心里都有些暗暗发憷。不过这少年到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傲气,反而是一脸亲切和蔼的笑容,见到他们就好像是见到了交情深厚的朋友一般,只见他笑着对约克说:“十个金币?好说好说,这位大哥你来了费伦也不打听打听,能在这块地界立足的哪家哪户没有几块金子?”说着他忽然怪笑起来“也就你这种穷乡僻壤的杂碎会穷得把你家母狗拐到妓院去换钱的吧?哄哄….”

“你……”闻言约克心里猛地一怒,就要发作,但有恃于这少年的背景,他还是忍住了。

不远处的两女听到了少年这话也不由暗皱了皱眉头,旁边那女孩更是忍不住对那位叫心的女孩说道“这家伙真是没有教养,满嘴污秽!”那名叫心的女孩听了也也微微闭了闭双眸。

“额,这位少爷。您是?”马修站起身来对着那名少年恭敬地问道。

“咕咕…”那少年闻言又是一阵怪笑,“你居然不认得我?咕咕…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凯瑞,正好是我的朋友,而我身上也正好带着一些金币。”说着他开始掏起了身上的口袋,抓出了一把金币,在阳光下甚是耀眼,“你看这金灿灿的,一枚,两枚,三枚….咕咕…居然多出了这么多。你说,怎么办好?怎么办?”说着这少年捧着这捧金币看向约克笑着问道。

约克见状顿时喜笑颜开,他立即恭敬地对少年笑道:“少爷!我们就来您这位朋友…我们花了很多钱,一共…一共十个,哦不十五个金币!”说着他还伸出了他那双粗糙而泛黄的手摆起起了手势。

“你……”马修闻言一怒。

“哎哎….”眼见马修就要说话却被那少年一手打断了“你怎么能随便打断别人说话呢?这多不礼貌?”看到此处,远处的站在心旁边的那名少女又皱了眉头,哧了一声。而那位叫心的姑娘扔只是静静地看着。

“少爷,他….”马修还想要对少年说什么但又被他一手打断,于是便索性闭上了嘴。

“你是说你们?咕咕…那就还有其他人咯?”说着他竟迅速变脸,开始抽泣起来:“你可知道,盖瑞可是我非常非常亲密的朋友!…我还以为,我就要永远的失去他了…呜呜…我的好朋友…恩…然后…这个…对了!我要感谢你!我要感谢你们!”说完他将金币重新装入了口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精美的手绢轻轻地擦着眼睛问道:“勇士!还有多少恩人!”

约克闻言有些激动地回答:“少爷,是我!还有我老大…”说着他突然一顿仿佛想起了什么于是突然改口说道“我老大说,让我不要说出来…他是一位虔诚的信徒,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勇士!”少年猛地收起了手绢十分真诚地看着约克道:“我真是太感动了,非常感谢你们对卡瑞施以援手!”说罢他又转头看了看侧卧在地上的凯瑞,只见他嘴唇干枯,脸色苍白并且衣衫褴褛,十分地狼狈。“这…我可怜的卡瑞,悲剧啊…”说罢他又开始抽泣。

“少爷…”约克见状有些忐忑地对锦衣少年说。

闻言锦衣少年转过身笑着对约克说:“勇士!虽然这只是你们分内的事,但我还是不能让你们白受损失,所以…”说罢他又掏出了口袋里那些金币对约克道“请您收下这些钱吧!当做是我对你们的谢意!”眼见如此马修在一旁瞪大了双眼,连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他几次想对那锦衣少年开口说些什么,不过都被他忍住了。

而约克则是笑得嘴都快裂了,他双手接过了那一捧金币,也顾不得数就立刻装进了自己随身的口袋,然后不住地道谢:“谢谢少爷!谢谢少爷!…”而那锦衣少年也未见丝毫不舍,他淡淡地笑着朝约克挥了挥手头道:“勇士!走好不送!”

于是,约克就这么牵着马走了,依然是从他来时的那条巷子。走过去时他见到两为绝色少女迎面走来还不由地多看了几眼,但之后他便转过头,一手紧紧地压着腰间,牵着马走了。

“嗨!卓林少爷!这戏可演的真不错啊!”

“咕咕…”那名被叫做卓林的少年怪笑了几声道“我可没有演戏,这位…坎瑞确实是我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你说对吗?心小姐。”说着卓林朝心真诚地微笑着。

看到两名少女过来,马修也站直了身对心说:“小姐,你也来了?”心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次谢谢你了,卓林。那笔钱明天我会双倍还给你的。”心对卓林淡淡说道。

“咕咕…..”卓林闻言忽然又是一阵怪笑“心小姐,你的正直归正直,只可惜,那笔钱已用不着你还了,而且,以心小姐目前的财力,恐怕也未必能还得上吧?”

闻言两女面色都有些不善,绿衣少女更是有些微怒,她朝卓林说:“卓林!什么意思!”

“哎哟…您可千万别激动!听我解释嘛,那金币是我家族内部专用的信符”说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而那杂碎手里的那些更是本少爷专用的,咕咕….除了我的朋友,没有人能够带着它们走出费伦这块地。”笑了许久之后他又摆正了表情说:“没有人能够不付丁点儿代价就从我的手里拿走金币。”说着他又忍不住咕咕地怪笑起来,眼见如此两女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而马修更是吓得不敢说话。只见卓林又停止了笑容继续正色道:“我已经明白了。你们都明白了吗?”

三人被这么一问都呆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而那绿衣少女忽然忍不住问道:“你想把那个人怎样?”听得绿衣少女这么一问,卓林的忽然摆出了一份很纯真的笑容道:“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只是…我们家的妓院什么女人都不缺,但就缺一条母狗!”说着他竟将双手举到了两耳旁轻轻扇着,接着对两女摆出一副了一副十分可爱的模样叫着:“汪!汪汪!汪汪汪!……”顿时惊得身旁三人都说不出话来。

此刻几人却都没有察觉到,横卧在麻布口袋上的凯瑞眼皮轻轻动了动,然后又复归静止,之后仿佛熟睡一样就再没动过了。

凯瑞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又是间屋子,又是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床边也很是巧合地站着一个人。不过这人比起他两天前见过那名士兵略显矮胖,蓬松的黑色头发之下是一张微微泛红又有些黝黑的大脸,茂密的胡须密密麻麻的长在他的下巴处,看起来就像是个矮人,身上仿佛是套着个黑色布袋一样地穿着件黑色无袖的麻布衣。这人便是他的舅舅马修。在微弱地煤油灯光下,他也立刻发现凯瑞醒过来了。

“小凯瑞…快看看我,我是舅舅。”马修坐到了床边凑到凯瑞脸前说。“你没事了,这里是舅舅的家。你已经到家了。”说着他又伸出了一只手抚了抚凯瑞的胸口。而凯瑞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或者是说不出什么,他借着灯光认真地望了望舅舅的脸庞,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过眼看起了这个房间。一个简陋的的卧室,一眼望过便能看明白,一扇已经封住的窗户,一张木桌,还有就是现在这张床,这里甚至连一张椅子都没有。

“心今天正好来了这儿,她看到你很高兴。”眼见凯瑞有些沉闷马修便说起了这件事“她的一个朋友说你大概这个时候就会醒过来了,真是厉害啊。”说着他还不由笑了笑,而凯瑞听了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高兴,反而神情变得十分黯淡。这倒让马修始料未及,想起以前每当他回到风暴城,这个少年总是缠着自己问心的近况,那时他随意地说起一些事都会让这个少年欣喜若狂。而现在这个少年却变了,也许是因为遭遇盗贼那件事吧。马修心里想。

“你快喝些水!”眼见凯瑞嘴唇干枯得不成样子马修才想起,他立马起身到桌子那里倒了一碗水端过来给凯瑞,凯瑞也确实十分口渴,他接过那碗水就凑到嘴边一咕噜地全灌了下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口腔十分空荡,这碗水灌得十分快,中途他呛了一口,但也被他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来。在马修看来,凯瑞就这么安静而又利索地把那碗水给喝了下去。他接着说:“你的遭遇我已经知道了,是一帮盗贼干的,今天那个士兵也已经打发走了。”凯瑞听了又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说话?”马修看着凯瑞有些奇怪,“你是不是饿了?我真是愚蠢!,怎么忘了这事,你等会儿凯瑞,舅舅马上去给你做些吃的!”说着马修拍了拍脑门,又急急忙忙地走出了房间,看样子是忙活着做饭去了。

而留在屋子里的凯瑞却感到一阵胆寒,他内心十分不安,他十分害怕。金币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接下来这件事他却不知该怎么去面对,他不敢想象如果舅舅知道了他舌头没有了的事实,会是怎样的表现,他不敢想。凯瑞一时间不知所措,左顾右盼之际,他看到了枕头旁边的一件东西,一份卷轴,白色的羊皮卷轴,他不由地将它拿在了手里。已经有两天的时间没有触摸过它了,也仅仅是两天的时间,如今他再度拿起这份东西却感到有些陌生,连这份陌生感也是来的很突然。

“凯瑞·埃迪森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他坚毅、勤奋,对智慧有着炽热无比地热爱与追求……假以时日,凯瑞·埃迪森必将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师,成为帝国一颗闪亮的星星。—-风暴城主埃蒙斯·胡夫”

“小凯瑞,外公祝福你。”

“凯瑞,妈妈听他们说法师都是可以飞在天上的,是吗?真的吗?”

“小弟,真是想不到,你就要去学习魔法了。等你学成回来,你一定要给城主说,让你来做我们的军团长,我已经忍他很久了!”

……

“凯瑞,完事儿了!”一声叫喊打断了凯瑞的思路,只见是马修一手端着一盘黑乎乎的不知为何物的东西从门外进来,路过那张桌子时又顺手一把抓住桌身连着也一起拖到了床边,随即将那盘事物放在了桌子上对凯瑞说:“我烙了你最爱吃的饼!”

一股淡淡的麦香混合着浓烈的焦味涌进了凯瑞的鼻子里,又让他心头一暖,不过当他坐起身来拿起一块饼咬在嘴里时却很不是滋味。是的,没有任何滋味,只是有股热气在嘴里萦绕,很烫,除此以外他尝不到任何的味道。但因为肚子实在很饿,凯瑞也顾不上这些,只是一个劲的吃。随即又感到有些不对,突然觉得腹部一阵疼痛,让他不由伸出一只手捂了捂肚子,另一只手还是拿着一块饼在往嘴里塞,这两天他除了喝水嘴里就没再进过别的东西,他是真的很饿。

“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马修见状关心地问道:“吃慢点儿吧!一定是很久没吃东西了。”说着他又怒气上涌,恨恨地说道:“这狗屎!等着吧!老子早晚把你们家那母狗卖到妓院去!嘿嘿…”说着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得意,然后他转眼看了看凯瑞,后者没有什么动静,仍然在吃饼,好像那些黑乎乎的饼真的很好吃似的。想了想马修自己也忍不住拿起了一块饼往口里探了探,不等他一口咬下去,他就猛然呸地向地板一口吐了口口水,脸上那神情就好像被人灌了一嘴的泥。“妈的!这么久没自己做东西吃了,这都是些什么?”说完马修忽然想到凯瑞,他连忙按着凯瑞的肩膀轻轻摇了摇道:“凯瑞,你别吃了!天!这么难吃的东西你怎么咽得下?你快吐出来!”说着他开始用力地摇晃着凯瑞的身子,然后就看见凯瑞低下头一张嘴就一大坨黑色的黏糊状物体从凯瑞的嘴里一股脑吐了出来,接着就一直紧紧地抿着嘴,有些惊慌地抬眼看着马修。

马修正两眼直直地看着他,在刚才凯瑞张嘴吐出嘴里的食物时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又想不出来,一时间马修的内心也开始感到不安。“舅舅…舅舅去外面给你买好吃的回来。你在这儿等会儿,我马上就会回来!”说着马修正欲转身出去,然后又猛地转过身来端起了那盘剩下的黑饼,喃喃说道:“这些难吃的东西都不要吃了!”说罢他便走出了房门。又留下凯瑞一个人在屋内,他没有再躺回床上去,只是看着地上那堆吐出来的食物静静发呆。

片刻之后,马修的声音又从门外传来。这个男人又是像刚才那样端着个盘子直直地走了过来,不同的是这次盘子里装的却是一只金黄的烤鸡,黄橙橙在火光之下十分亮眼。马修将盘子轻轻地放在了凯瑞身前的桌上笑着对他说:“舅舅给你买了好的,鸡肉,还抹了蜜,很甜的。”说着他伸出手扯下了一只鸡翅递给了凯瑞,“以前舅舅不是跟你说过吗?费伦的烤鸡都是甜的,你最喜欢吃甜的了,所以舅舅就给你买了这个,喜欢吗?”

凯瑞安静地吃着鸡翅没有说话,倒是点了点头。

看到凯瑞点头,马修的神情却突然间愣住了。他有点不敢相信地又问了问凯瑞:“你真的喜欢?这甜的…”凯瑞听到马修的话也放下了那没吃完的鸡翅低着脑袋轻轻地点了点头。

“凯瑞…你张开嘴。”马修颤声道。

凯瑞呆滞着,变得没有了动静。

“你张开嘴!”马修突然大吼道,眼见凯瑞还是没有动静,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将他的嘴扳开了,一看之下,马修瞬间惊呆了。“光明神呐!”这个男人忍不住哭喊起来,他疯狂地摇着头嘶声向凯瑞问道:“那些杂种干的?是不是那些杂种干的?”凯瑞也已经内牛满面,他自然是知道马修嘴里所说的“他们”是指那些士兵,他摇了摇头。

而马修仿佛已经失去理智,他疯狂地哭喊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神啊!我以为你会成为一个法师!”“我以为你会成为一个法师…这帮母狗养的杂种,…光明神你看看呐,这些母狗都生出了什么?狗杂种!”

“还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马修忽然猛地一惊向捉着凯瑞双肩问道:“除了那些强盗,还有没有人知道?”凯瑞已有些眩晕,仿佛随时都要昏过去,不过在被问到这个时他还是强硬清醒了些,想了片刻,他摇了摇头。

“好,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千万不要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一定不能!”马修瞪着凯瑞十分郑重地说,直到凯瑞点了几次头他才送开了他。不过一番打击之后,这个原本已经开始苍老的男人,此刻看起来竟真的就是个老人了。他又注意到了枕头旁边的一快羊皮卷,那正是凯瑞的入学推荐书。他凑过身去一把拿了过来,摊在眼前看了看上面的内容。上面的每一个字他今天都已经看过数次,就在今天早晨他还为了这小块羊皮挣得和别人挣得死去活来,不过现在…现在什么都没了。想到这里,两行浊泪又从这个男人的双眼流出。

“我本来以为…你会成为一个法师…”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