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梅尔

February 10, 2014

每当提到迪亚帝都费伦,人们总是容易忽略内森学院。这听起来或许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事实如此,内森学院并不是一个隐晦的地方,相反的它比帝都费伦乃至迪亚帝国的历史更悠久,作为大奥术师的摇篮它也比费伦的名更加吸引世人,是以人们总是不会将之纳入费伦里,人们会说,内森学院和帝都,一如每当人们谈论到迪亚帝国总是会说迪亚波罗和他的帝国!

<p>
  <cite>《奥术学院》</cite>
</p>

这个世界上,人类那区区几十上百年的寿命仅仅只是个短生种,是以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来将,内森的历史已太遥远,远的让他们感到毫无意义。而与少部分人来说,他们知道内森悠久的历史与通天威能,但他们也能感受到,内森的衰老。是的,施法者不会老,但是内森却老了…

<p>
  <cite>《山德鲁手札》</cite>
</p>

人们都知道施法者不会老,时间并不是施法者的毒药,时间的流逝不会让他们脆弱,衰老。白发苍颜,行将就木的法师远比以为正值壮年的法师更让人觉得信服可靠。大奥术师塔拉夏说过“生命在时间中生存,在空间中运动。而施法者在魔网中生存,在时间和空间中运动”

<p>
  这座学院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坐落在现今费伦以北的那片山脚下,背靠着一座高山,山的那边就是北部荒原。费伦建立以后,内森学院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费伦最坚实的北城门,学院开设了八大魔法学派及其子学派,而在迪亚崛起后,作为对开国大帝迪亚波罗的妥协,学院又开设了武技军略等学派,使得一个又一个迪亚王朝的军官进驻到学院之中,尔后王庭行恩,使得越来越多的贵族乃至平民子弟凭借着小小的一封推荐信成为了内森的学员。这让学院的原驻法师们感到危机,直到冷月之年一位传奇院长的上任。
</p>

<p>
  山德鲁·布拉达卡,请记住这个名字。这位大奥术师通过无数努力得到了光明神的友谊,并与光明教会缔盟,从而使数个获得神力晋升成为法神的法师代表内森跃然于大陆的舞台上。冷月之年大陆战火连天,山德鲁法师又提出了战争魔法的概念,开发出了众多涵盖塑能、咒法、预言甚至是亡灵学派的战争魔法,使得迪亚的军队所向披靡,同时亡灵魔法的广泛使用也使得整个人类国度变得腥风血雨,常年笼罩在黑暗恐怖的阴影之下。或许也因此事,现今人们总是传诵这个邪恶、凶残兼之阴险狡诈的始作俑者已被其盟友至高光明神的仆从所格杀。他也成为了内森最后一任亡灵学派的主持者,亡灵学派自山德鲁后成为了内森的历史&#8230;
</p>

<p>
  <cite>《大奥术师山德鲁传》</cite>
</p>

一个少年,一个有着黑色短发,身材消瘦的少年走进屋内,少年穿着崭新却仍是朴素合身的黑色法袍。这少年其实就是凯瑞。屋内仍是和他进来前那般安静,只是少了悉悉索索的写字声。

他在来到这里之前并未被告知这儿还有个人在等他,不过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加之自己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让凯瑞从一开始就感到心惊和疲惫,整个人也十分憔悴。

小铁匠是在马修几天的考虑之后最终被送到了内森的,或许是几天前发生在东街酒馆的那件事让两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触动,马修在摁着凯瑞阻止他扑出去时内心也是无比沉痛的,那股沉痛让他下定决心,即使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自己的外甥送进内森学院,哪怕是得不到什么回报。对此,凯瑞万分感激,在激动和害怕的情绪下于内森入学的最后时刻到达了学院。接待处的导师对他做了简单的安顿,并在看了他出示的介绍信后让他到弗洛院长室等候,而他稍后会通知院长此事,临行前只是分外提醒他不要随便碰院长室里的东西,尤其是书籍。

然后他就看到了眼前这样一幕,一个年纪比自己稍大,穿着差不多款式灰袍的红发女子,坐在办公室桌后,低头沉思,右手握着一只黑色羽毛笔,似乎刚抄着什么东西,在发现自己进来以后便停顿了下来。

凯瑞并没有想到太多有深意的东西,他先是从少女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感到了冰冷与危险的淡漠,随后才慢慢舒缓开来变得平淡,他便意识到,自己让她不高兴了。作为年轻人,他自然地感到了紧张、局促和淡淡的不安。他开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浑然没注意到红发少女的表情露出了淡淡的惊讶与疑惑,随后又变得玩味起来。

“杂工?”少女说话了,声音很好听。

凯瑞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新生?”少女又问了,同时手上也继续抄写起来。

凯瑞点了点头。

红发少女见状“嗯”了一声暂无动静,手上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直到过去有一会儿了,她才停笔,将桌上的几本书收好放回了她身后的立式书柜,手中的羽毛笔轻轻插进了自己的头发里再顺手向后掠了一把顺长的红色直发那笔就不见了踪迹。这让凯瑞心里不由一动,简单一个动作不但展现了少女对法术的娴熟技艺,也让着个美丽女子更多出了一股从容淡然的动人气质。只见她将最后一本黑色封面的厚重书籍捧在胸前站起身来越过办公桌款款走到了凯瑞身前。

“你的名字”她向凯瑞问道。

凯瑞没有回答,无法回答,只是默默保持沉默,想着那张份唯一可用的推荐信已不在手上了,他只好更加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脚。看到凯瑞这幅样子红发少女一怔,随后翻了翻手上摊开的大书。

“很好,沉默是一个智者应有的美德”说着她在看向凯瑞时嘴角已有了笑意。“那么我该如何称呼你,凯瑞?”

听到对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凯瑞悬着的心方才落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欢迎你的到来,凯瑞先生。不过在我自我介绍之前,我首先要告诉你,施法者的人生是复杂的,魔法所谓的玄妙也只在于不为普通人所了解,选择了这条路也就意味着你将踏上一条与众不同且不为人所理解的道路。祝你好运!我是你的学姐,”说到这里少女顿了顿,“我叫梅尔。”

凯瑞又点了点头,作为对学姐赠言的回应,他这次唔了一声。

梅尔没有对此不满,不过也没有满意。径直走向了门外,并说道:“跟我来吧!我带你认识一下内森,除此之外的事你应该在来到这里之前就有人帮你安顿好了吧!”说着便已走出了院长室。凯瑞也立刻跟了上去。

“每当提到迪亚帝都费伦,人们总是容易忽略内森学院。这听起来或许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事实如此,内森学院并不是一个隐晦的地方,相反的它比帝都费伦乃至迪亚帝国的历史更悠久,作为大奥术师的摇篮它也比费伦的名更加吸引世人….”行走在哥德式建筑的学院小道上红发少女在如同背书一般地向凯瑞详细介绍着内森学院的历史与现状。院长室所在的大楼就是导师们平时所带的地方,故而最靠近内森的大门,后边环绕分布的则是教学楼等建筑,到最里面才是魔法布学生的住处,一共六动样式不一的大楼整齐排列在城北的山脚下。

“那边是魔法布的图书馆”梅尔指着远处坐落在教学区与住宿聚集了不少人流的高大建筑淡淡说道“不过,你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比起里面那些骗小孩子的东西还是某个导师的实验室或者办公室里的藏书更让你感兴趣。不过那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乱碰的。”

“最后就是生活区了,就是吃饭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可能会在这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人,他们都是生活区另一边的骑士学院的人。”说着梅尔转向那边走了过去,路上果然如其所说有一些身着劲装或是皮甲之类的战士学员,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男士都对凯瑞身前的梅尔频频注目,眼神亮丽。或许因为这样,梅尔也没有说话了,直到她领着凯瑞走进一间类似酒吧的小店里,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坐了下来。

里面地方很小,装修却别有一番格调,整个店靠外白了六章做工精良的小圆桌,而摆放的椅子也略矮,带有扶手和靠背,可以让人很轻松的躺在上面。除了长柜台还是和寻常酒馆一样罗列着一排高脚凳。店主是个络腮胡子的老人,一头白发达理的十分精神,或许此事正视无人光顾的时候,他本坐在柜台后,手里鼓捣着什么东西。见到有顾客上门也就走出了柜台,热情的问两位需要喝点什么,梅尔点了一杯龙舌兰,而凯瑞则是伸出拇指食指比了一个V,表示一杯威士忌,短短的几天他已学会了不少用来代替语言的手势。

老店主很快把两杯酒松了上来,梅尔小缀一口在看了会儿握着辈子沉思的凯瑞后,才又开始说道:“你是一个很有法师天赋的人,凯瑞。看起来,你是是欧格里的信徒?”

凯瑞没有说话,在听到智慧之神的名讳后点了点头。智慧之神的某些信徒便是十分沉默,轻易不说一句话。

梅尔又喝了一口龙舌兰酒复而说道:“这样很好,我所信奉的是莎儿,对于夜女士的信徒来说,和欧格利的信徒交谈是件愉快的事,下面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你所要面临的学派选择。”

“首先是防护系。有些法术可以制造出火焰或寒冰摧毁你的敌人,当然你也可以用来摧毁你的朋友。但是我们学法术不光是为了摧毁。这一系别包含了抵抗火冰酸电等元素伤害的法术,你要是修行足够,还可以掌握干脆防止所有生物靠近的反生物结界。更高级的防护系法术心智屏障更是一切心智影响效果都可以阻断。

其实防护的本意不是保护,是戒绝,放弃。防护系法术的原理也不是为了保护某种东西,而恰恰相反,是为了放弃某种东西。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高级防护系法术里有禁锢术这样可怕的法术,可以把一个个体完全隔绝起来,放到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他的地方。

而最后,放弃的最高境界是放弃自身。任何施法者都忌惮的解除魔法术就出自防护系。防护系的最高成就之一就是一个以研发者姓名为名的法术——魔邓肯裂解术,这个法术能解除一切魔法效果,甚至连“反魔法力场”这种用来阻断魔法的效果都能消除。

这正是魔法哲学的一条:魔法本身具有什么性质和效果,不代表人们会怎么样看待它。作为一个施法者,你一定要清楚魔法本身的结构和运作方式,至于它的效果和人们的观点,永远在其次。”

“然后是咒法系,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除了我们生存的地方,这个无垠的宇宙里还存在着数不尽的空间和世界,你们以前叫他们“平行宇宙”还是“异次元空间”都好,在魔法的概念里,我们叫他们“异位面”。相对的,我们所在的地点叫“主物质位面”。若是丝毫不通法术的平庸者,自然不用在意那些地方,他们一生中能与其他位面的事物发生交集的可能性基本上是零。但是身为广闻博识的法师,如果不能和异位面有所交流,这个法师就不合格。

咒法系的法术就是为此而创立,低级法术里就有通过异位面作为传输通道,突然制造出大量藤蔓和蜘蛛网来牵制敌人的法术,随着法师能力的增加,逐渐能开始召唤出各种生物,甚至能打开通往异位面的大门,让那些因为自身能力超出这个位面上限的天界生物和炼狱生物们踏入主位面。不光是单向的召唤,法师们还可以利用这一系的法术往来于异位面和主位面。我想你们一定听说过虫洞这种东西,实际上,咒法系的次元门法术有着同样的效果。

你或许奇怪为什么这样的法术要叫做咒法系,我有个法师曾经告诉我说,每次他在那些对魔法无知的人们面前施展这些法术,他们都会兴奋地大喊“魔法,是魔法呀!”,于是他就明白这一系为什么叫咒法系了。不过我认为这明显是个冷笑话。”

“下一个是预言系,这个学派的内容和他的名字并不是那么一致。能够知道未来的事情,从来就是法师们追求的极致,但是经过有志于探究未知世界的成千上万个最聪明的法师成千上万年的积累,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只有以下一些事情:看到某个远方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到某个人现在的所在之处;用魔法形成的眼睛替自己在冒险的前方探路。听起来和预知未来都没有什么关系对不对?我不是说完全无法预知未来,有某些高级的预言系法术可以让你直接和神灵沟通,直接询问他们几个问题,但是经过法师们前仆后继的尝试,发现神灵们只会回答少数领域的一些问题,而且还有一定的几率得到错误答案。最高级的九级法术预知术,能大致告诉你正在和你战斗的敌人下一剑会从哪个角度挥过来,这已经是目前我们能掌握的最可靠和准确的预言术了。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并不表示这一系的法术不重要!你需要知道的不是所有地方在所有时候发生的所有事情,而常常只要知道某个地点某个时刻发生的某个事情,就足以扭转整个局面。这也是我要告诉你们的另一条魔法哲学:关键不在于一个法术有多强大,在于你如何恰到好处地使用它。用一句法师们常说的话来解释就是:没有低级的法术,只有低级的法师。”

“下一个,附魔系。任何一个傻瓜都知道用武力来保护自己,但是你试过用纯粹的意志力来保护自己么?一个真正的法师不会屑于和敌人厮打成一团,而是会用最纯粹精妙的奥术力量来扭转不利的形势,甚至把敌人变为忠心耿耿的盟友,这就是强大的附魔系法术。

一开始你或许费尽全身的精力也只能让敌人晕眩几秒钟,但是随着进一步的研习,你逐渐就能慢慢达到影响他人态度的境界,能让他人不知不觉接受某种暗示,能让各种非人生物接受某种暗示。最后,可以命令他人直接伤害自身。

你们有些人也许会为这一类法术而着迷,然而有些人肯定在想能不能不要这些搭建得很细致的法术,想要直接轰杀敌人。我正要向你们介绍的下一派别的法术就是这样的。

也就是塑能系,魔法飞弹!火球!闪电束!冰风暴!这就是所谓“最豪快的轰杀法术派别”,事实上这也是现今帝国的法师们最热衷的法术派别。醉心于塑能系的法师们坚称,真实的自然是由物质的表相下的基本能量所构成的。

这一系的法术放弃了那些精致的设计,而是回归到了能量的本源,操纵元素的力量,甚至是魔法本身的力量,这也几乎是最强大的力量。事实上,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个法则:简单的原理往往可以造成最大的破坏,因为越是简单,就越少顾忌到其他的因素。所以如果一个法术相对于他强大的效果来说相当容易施展,那么他一定有你还没有意识到的副作用。

塑能系的魔法受到了为数不少的法师们的欢迎,也确实有相当的实用价值。毕竟,要让敌人心甘情愿的自我毁灭,不如直接毁灭敌人来得容易。

经历了简单而本质的塑能系法术,回到精致构建的法术系统,这就是和附魔系并称为两大精神攻击法术派系的幻术系。虽然两者并称,但是两者的原理并不相同。附魔系是让敌人的意志发生改变,以为你是他们的同伴,而幻术系却是给敌人制造出一系列幻觉,让他们经过自己的意志真的相信你是他们的同伴。所以,幻术系的法师们有时候会认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利用他人的意志。幻术师们最初只是制造出虚幻的声音,后来逐渐可以制造出幻影,然后是可以发出声音,气味的幻影,甚至是可以直接吓死一个勇敢战士的恐怖影像。对了,有一件事情你最好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侏儒都是天生的幻术师。”

“再然后是亡灵系,我之前说过了,常人如何看待一种法术,不代表这种法术真的是那样的。这种旁人态度和法术本身的冲突最明显的在死灵系这个派别凸现出来。曾经有一段时间,那么多的人都充满着对死灵法师们的恐惧和憎恨。诚然,死灵系是可以造成让人筋疲力尽,丧失斗志,甚至直接死亡的效果,但是这和直接把人烧成焦炭来说,到底哪一种更邪恶?

死亡的力量是公平的,就像生命的力量一样,它不会对任何人有偏袒。实际上我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像一个死灵师一样以完全客观的视角看待死亡。他们认为生命不过是永恒的死亡过程中的一部分。对于这些探究长久黑暗的人们来说,生命是可以随时可以抛弃的无关紧要之事,于是,那些真正登峰造极的死灵大师们最后都会把自己改造成不死生物。注意!他们不是像常人们那样认为的,为了不死而长生,他们一是为了亲自体验死灵系最高级的奥秘,二是为了有更多可以支配的时间来投入法术的研究。我不反对你将来也踏上这样执著的追求道路,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先明白,这么做会让常人们嫉妒你,不理解你,无尽的生涯里只会有同行和不死生物们与你相伴。等你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再学习死灵法术也许更好。”

“最后是变化系,这是我要向你介绍的最后一个派系。”说到这里,梅尔将自己酒杯里的龙舌兰酒倒了一点在桌面上,随后那一滴酒竟慢慢地蠕动起来,变成了一只酒红色的毛虫朝凯瑞的方向蠕动起来。这让凯瑞叹为观止,他没有动,任由那毛虫爬到自己手肘的袖子上又化为了酒水融进法袍的布料里。听着梅尔继续说道“之前我已经说了几种法师们的哲学,这些理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认为法术本身是世界本质客观而确实的体现,不以人们的意志而改变。而变化系的法术哲学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一切都会发生变化,只有“改变”本身是不变的。

这一派系的法术忠实地再现了这种哲学,你可以通过变化系的法术来改变物体,改变自己,或者来改变敌人。没有什么是万能的法术无法影响的,坚硬的石头可以变成软泥,脆弱的肉体可以变为金属,高级的变化师们可以做到让某个区域里的天气都发生变化,或是让巨大的钢铁魔像变成一只兔子。变化系的巅峰成就更是足以踏入传奇法术殿堂的时间静止术,其实这个法术的原理很简单,是通过法术激化你自身的潜能,在一瞬间做出几个动作,此时其他人相对于你就是静止的。这个法术是法师们在面对敌人时的必杀技,真正的法术大师们都会这一招。

如果你决定学习变化系的法术,你还需要记住另一个原则:大部分的法术只能在部分时间改变部分物体的性质,法术使用的时机和这个法术能造成的效果同样重要,千万不要在用飞行术或者水下呼吸术的时候忘了计算时间,摔死和闷死的法师可是同行们的好笑料。”

“呼,很漫长对吧,你已经明白了八种法术学派的性质和他们各自的哲学,除了亡灵系外,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一种专门学习,当然也可以博采众家之长,学习所有的法术当然是每一个法师的梦想,但是以我个人的经验,很多法师到了一定阶段都会发现某一派系才是真正让自己着迷的。最后,菜鸟,祝你好运。”

在终于介绍完所有的内容后,梅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起身离开。而凯瑞则沉浸在她的话语或许还有自己的幻想中,意犹未尽。直到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店长站到了他身旁笑道“还需要什么吗?先生。”

凯瑞惊醒过来,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伸手松开了腰间的钱袋表示结账。

“一个金币,先生。你的威士忌我已经免了,那位小姐点的龙舌兰酒是本店的招牌,一枚金币。”老店长十分友善,笑着解释道。

而他话音刚落,凯瑞脸上的表情已经惊呆了。

“其实你不必感到心疼,先生。如此精妙而引人入胜的介绍词辞已经十分精彩了。现在的年轻法师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制造更大的火球和飞弹,然而魔法的本质并不在此。能够让你自发地认识到这一点,那对你的好处可不是小小的一杯龙舌兰可以相比的。”说着老店长回头看了看柜台上方的一副裱装的星辰图画,陷入了沉思。“也只有在很多年前,老一代的导师才能说出这番话。不过如今也大多封存在那些老头子的魔法书里了吧!”

对于老店长的话凯瑞则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他自古地沉默着,内心十分惊慌,不知如何是好。事实上他口袋里也就十几枚价值不一的银币和几块铜板,全部加起来也肯定凑不齐一个金币的。因为那是昨天才从金币打散开来的钱。如今让刚才那个红发女孩点了一杯龙舌兰酒用掉了一金币,眼见梅尔已没影了,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