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相逢

February 27, 2014

出门买东西或者是吃东西之类,完事后发现自己没带够钱,这样的事情放到现在的内森已并不常见,早在内森里的生活区建立之时,内森学院就已经为学院里的成员推出了用于便捷付费的魔晶秘钥,仿各大商会流通的魔晶卡开发而成。持有者只要事先在办事处充入足够数额的金钱,就能把它当钱袋使,在生活区内的所有消费都只要用它轻轻一插,便一笔勾销。其做工也比魔晶卡更小巧便捷,深受那些贵族学员们的喜爱。不过这东西凯瑞却没有,不是因为他不是贵族,而是他不愿意为之支付20银币的制卡费。虽然那已经是打过折的学院内部价。

先前那位老店长在察觉到凯瑞有难处后便向他表示可以先将魔钥用来抵押,等回去取了钱来付账便是。但面对这份好意凯瑞也只是一直沉默这没有任何表示,一来他根本就没有魔晶秘钥,二来即便是有了,那又要到哪儿去取那一金币的钱呐?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舅舅马修·埃迪森那儿,但是他做不到。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从铁匠铺出来,他害怕自己只要再回去就没有出来的勇气了。这十分不妥。

更为不妥的是,这一切凯瑞都无法用语言说出来。他只是这样干站着发呆,老店长见他这幅模样也是哭笑不得,但老人仍是十分友善。

“如果你还没有魔钥的话,那就先将你的学员凭证留在这儿吧!这样也可以。不过你毕竟是个新面孔,时不时得用到你的凭证。如果被发现落在了我这儿,你一定会有麻烦。”言罢便一直望着凯瑞,满脸无奈。

“凯瑞!”

门外忽然进来两个女子。一个是穿着和凯瑞同样法袍身材娇小的金发女孩,而另一人则身材修长高挑,笔挺如剑,穿着一身素白劲装,黑发如缎的女武士,赫然就是那被叫做心小姐的女人凯茜。

仿佛是找了很久似的,凯茜的声音有些惊喜,远远在屋外她就发现了凯瑞在这里,只是在进来之后屋内的气氛和老店长的话却让两人都一怔。显然从那金发少女怪异的神色就说明屋内的情况她已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与她相比,凯茜则很淡然,仿佛对屋内的事并不知情。两步走到了老店长的身前略表歉意地说道“拉布先手,他是我的弟弟。今天才入学。原谅我刚才有些忙,还没安顿好他,给您添麻烦了。”

言罢她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两枚亮银色的小钥匙。

“凯瑞的魔钥还放在我这儿呢,因为刚刚领到,所以还没有认证。他刚才在这儿喝的东西由我先代他结账吧!”说着她已将其中一把魔钥递给了老店长拉布,而另一把则是轻轻地塞到了满脸呆滞的凯瑞手里。

从小酒馆出来的时候,凯瑞心里百感交集。此时一行三人走在校道上,凯茜拉着凯瑞的手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身后那金发女孩则是默默尾随在旁。方才已经由凯茜做了介绍,那个女孩叫做安丽萨,和凯瑞一样是这一届的内森魔法部的新生。举止端庄有礼,应该是贵族出身,不过或许是恰逢如此场面,安丽萨一路审视凯瑞的眼神总是或多或少有点鄙夷。

凯瑞能感觉得到,这和路上那些行人投过来的神色相似,尤其是看到凯茜和他牵着手时。那些眼神里荡漾的深意就像火一样烧得凯瑞满脸不自在。他几次三番想将手从凯茜的手里挣脱出来,但是手心一直被心的拇指按着一点力气都是不出来。

凯茜对此仿佛毫无察觉似的,一边拉着凯瑞走着,一边简单向他介绍这学院的情况,一旁的安丽萨有时也会忍不住问一些。凯瑞只是默默听着,沿途的大部分内容早在刚才红发少女就已经向他介绍过了。即使是凯瑞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仿佛靠嘴皮子吃饭的女人说起同样的事真的比凯茜所说的好了不止一倍。听过了梅尔的介绍后再听着凯茜的介绍会觉得索然无味。但是好在凯茜的介绍吸引了安丽萨的注意力,或者说是分散了凯瑞的注意力,不论如何凯瑞感觉没那么难受了。

就这么走完一段令人眼花缭乱、晕头转向的路程之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那已经算是学院范围外了,位于内森后山山道边的一套较小的庭院,里边是一座二层的橡木小楼,这就是心的住处。小楼位置极佳,当然这仅是对于少数人来说,比如凯茜。整套院子背靠着内森后山,院子里种着几棵高大的橡树。即使是晴天这里也显得有些幽静、阴森。院门前一位衣着朴素貌似管家的老妇人也适时迎了出来,对三人都各自行了一礼。

走进院内凯茜才终于将凯瑞的手松开了,这让凯瑞心里感到一松,不过也有点莫名的不舍。女主人吩咐了那位管家让他带着凯瑞去洗漱一下到餐厅等她,而她则叫着安丽萨一起去了客厅。回到了住处的凯茜似乎脸色没有刚才路上那般平易近人,两个法师都小心而默默地服从着她的安排。

在女管家的带领下凯瑞很快就到了餐厅,他也不是第一次和凯茜一起进餐了。餐厅里一张不大的餐桌上也早已摆好了一份丰盛的晚宴,烤鸡胸、三文鱼排、埃尔维斯干酪、蜜果宴…简单端视了一下,凯茜就到了。此时的凯茜已经换上了一套纯白色的露肩长裙,原本束在脑后的秀发也已披散开来,包裹着一张沉鱼落雁的面容,一身优雅的雪白礼服更是突出了她绝美的身姿,使屋内的一切都显得黯然失色。凯瑞看得呆了,但凯茜却很快捧着一个木盒子坐到了他身旁,这让他不得不赶紧收回了目光,端坐起来。旋即又张望了一下门外,他一进来就注意到了餐桌上摆着三副餐具。

“我让安丽萨回去了。”放好木盒的凯茜见状便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原谅我,凯瑞。”

“唔?”凯瑞感到疑惑,望向凯茜用目光询问着。

“最近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你。”说着凯茜一边还给凯瑞系餐巾。

“听你舅舅说你这次受了很大惊吓,变得不爱说话了。”说到此事时凯茜的眼神也忽的一黯,“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以后都不会再见到那些盗贼了。见到你平安,我很高兴,凯瑞。”

凯瑞无法说话,只是默默低下头做了个餐前祷告,但凡是有光明信仰的贵族餐前都有这一例行的小仪式,算是一项小小的礼节。凯茜是记得以往这个男孩是十分毛躁的,对于这些细微礼节总是十分讨厌。而今看到他如此沉默,不由感到心疼。这一次的晚餐,十分压抑。给凯瑞分着菜,凯茜如是想。“我没有准备酒,我知道你一定还没吃饭,等吃完晚饭我再陪你慢慢喝。”凯瑞听后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

“今天一直在等你,不过中途去安顿了一下安丽萨。回到接待处就听说那里的导师也正在找你,我就跟着找到了拉布先生的酒馆那儿。听人说你是跟着一个新生走的,而且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凯瑞听了也仍旧只是点了点头,嘴里嚼着东西,没有说话。

“入学的那些事我已经替你办好了的,待会吃完晚餐你可以直接去魔法部报道,不要忘记了去认证你的魔晶秘钥。另外,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这是我一位同样是法师的同伴帮我替你挑选的,你应该会喜欢。”言罢凯茜放下餐具,轻轻打开了放在餐桌上的古朴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根顶头乳白色的橡木法杖。

凯瑞闻言也看了过来,那个装法杖的盒子在上一次东街上就看到凯茜抱着的,那么凯茜所说的那位法师同伴想必就是那个身着华丽衣裳相貌俊美的法师吧。不知为何,想到了那天的情景,凯瑞的心里忽然有些沉。



Loading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