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 集会

March 3, 2014

夜晚降临时,整个内森都是灰蒙蒙的,纵使校道两旁有林立的魔法灯散发着荧光也只是让这个地方看起来更加阴森。此时校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学院中央的大礼堂内,这一届魔法部的新生正在进行首次集会。

法师的存在在整个大陆的历史上已经十分久远,然时至今日,人们还是对施法者的诸多怪癖行径感到难以理解。诸如此类总是在夜晚举行重大会议、活动的习惯,即便是已经成为学员的贵族们也难免有所非议,而当学院副院长沃昆开门见山地宣告这次集会将持续到午夜时,纵使是受过最正统贵族礼仪培养的学员也不禁发出了哀嚎。沃昆院长看起来是个很羞涩的老人,相比起学员其他导师们包括一开始向新生们致辞的贝利院长那千篇一律的严肃死板的表情,这位老人显得十分生动。在宣布了那条令人发指的消息后,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很不好意思般地窃笑不已。

凯瑞觉得这位老院长着实有趣。不同于其他的新生,他对于这场要持续到深夜的集会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不像那些贵族们有着对光明偏执的信仰情结,也并不像其他学员那样从进入学院起就为各种各样的手续忙东忙西的。他来到内森时时间久已经很晚了,原本需要自己去处理的诸多事项凯茜都帮忙一一解决了。想到这里凯瑞就没来由的感到高兴,手里一遍一遍地摩挲着怀里装着法杖的木盒子,审视着四周喧闹的学员们心里暗暗想道,他们应该还没来得及吃晚餐。不过像这样闹下去,会不会出什么麻烦?沃昆院长会不会一气之下施放一个威力巨大的魔法把在座的人都轰成渣渣?当然这样的担忧只是一瞬而逝。不论如何,和别人穿着一样的袍子融入到这个喧哗的群体中让凯瑞十分安心,十分享受,他还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愉悦感。

这个礼堂的规模非常大,乍看之下仿佛来多少人都容纳得下。不过让人奇怪的是,新生的人数也并不多,只有两百多人,却好像刚好把这里给塞满了似的。魔法!凯瑞脑子里是这么想的,在他心里,魔法便是所有奇迹与玄妙的集合。

学员及部分导师所坐的观众席呈扇形排开,从里到外是由低到高分布,而他们面向的中心则是主席台,那是让人仰望的地方,一张演讲桌神奇地悬浮在空中,那位羞涩的沃昆院长此刻就站在上面审视着自己的学生,看起来台下的动静并没有让他如何的不愉快。但随后的事情表明,老院长对于年轻人的喧闹还是有所不满,他或许一直在无声地抗议,然后就是,整个礼堂忽然瞬间变得无声了。

绝大部分学员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他们长大了嘴,也瞪大了眼睛,他们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亦或是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凯瑞一开始也并没从贵族们的反应看出什么状况,但是他却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沃昆院长的施法动作。在经历了那次盗贼事件之后,他对于法师的施法动作就有了深入骨髓的敏感。那个羞涩的老者在环视了一眼下面的学员后就缓缓伸出了右手,嘴里也同时念动着咒文,凯瑞就看到一圈难以察觉的透明波纹从他手里展开,并迅速扩散开来。然后,场上的喧哗便戛然而止,一个又一个学员纷纷瞠目结舌,相互望着周围的人惊惶不已。

就目前来看,这个结果凯瑞还是可以接受的,好歹自己也并没有和众人一起被老院长轰成渣渣。但他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原本他隐藏在嘈杂的人群中享受着寂寞,那些只顾着谈论和抗议的人是绝不会把目光投向他的,这是多么享受的感觉。而现在礼堂忽然被变成了无声地世界,一道道目光就开始在四处交错,每一次发现自己被人注视,他都觉得后心空荡荡的有股凉意。很是令人讨厌!不过同样感到不舒服的也不止他一个,偌大的环境中当然也有着和凯瑞一样藏在人群里享受寂寞的人。

那是在沃昆院长施法后凯瑞才忽然发现了此人,几乎就坐在自己身旁,两人之间也就隔了一条小小的过道。之前他审视过四周,在看向那里时只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裹着宽大的法袍还带着兜帽的人,在这个两百多个法师或者说准法师齐聚的场所,这样的人基本是让人看一眼过后就忘了,并且不会再想着去看第二眼,凯瑞当然是看了一眼后就忘掉了。然后在老院长施法过后,这人才如一个原本隐形的幽灵一样渐渐显现在他身边。一个有着一头醒目红发的女孩,梅尔。

或许是察觉到了凯瑞的目光,梅尔也转过头来正好与凯瑞对视。这位少女比之刚才那副笼罩在袍子里的印象完全不同了,原本将她遮的严严实实的灰袍就好像突然消失了,这时的她身着合身且稍显紧致的魔法袍,将她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纤细、娇小而又不失圆润,一头美丽的红发色泽艳丽动人,上面还别着一支黑色羽毛,这应该是她原本用法术藏在头发里的鹅毛笔,现在因为某种原因显现了出来,那又恰好成了一件独特而精美的头饰。在头发下那张漂亮的脸则不同于那些油画里的典雅美人,她的面容有着类似精灵或海妖一样的异域气质,精致而又充满了灵性,细长的双眸也如新月般大而明亮。她的忽然出现自然是吸引了周围不少目光。

凯瑞却看到美丽少女的脸色有些阴沉,看起来她和自己一样对别人的注视有些反感。但是梅尔却没有要立即终止这次对视的意思,凯瑞也没有,相比起其他陌生人的注视,凯瑞到觉得红发少女的眼光不会让自己感到异样,毕竟在不久前这个女子还从自己这儿喝去了一金币的龙舌兰。虽然一开始那件事让凯瑞尴尬得想死,但他心里还是不由地对这位学姐有几分敬重之心,纯熟的技艺,渊博的知识以及对奥术的深刻理解,当然还有美丽而迷人的外表,这可称得上是学姐的典范。好吧!现在发现了她其实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新生。“妈的!”凯瑞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他很讨厌被人骗,想到自己一开始被这个女子哄得跟呆子似的心里是十分忿恨,原本的好印象自然是瞬间归零,看向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对于凯瑞的表现梅尔却仿佛没有放在心上,她看到凯瑞时神色也很平淡,应该早已知晓他在这里。对视不到片刻却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其实这和主席台上那位老人隐隐相似,就像是面对着一个在她手上吃了闷亏而又赌气的小孩子,当然这要相当有心机的人才能察觉到。那些凯瑞都看不到,但是心里仍是有着难以自制的忿恨和不快。好在这样的气氛也没有维持多久,老院长观察了一下学员们的反映之后就又开始讲话了。本来有气无力的声音在主席台的扩音设施和学员们的沉默这双重助力下竟也显得十分洪亮。

“女士们,先生们。请不要惊慌,这只是这次集会游戏一个小小的环节而已。我在其中加入了一点有趣的成分,一个小小的法术。”

老人说着又开始了羞涩的窃笑。

“领域静默,你们中想必有些家学渊源的人会对这个法术有所了解,正如你们现在所感受的,你们说不出话,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我相信等诸位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定会喜欢这个法术的。”

“十分惭愧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这次对话。我想我一定能取得大家的谅解,嘿嘿,若是你们没有受到法术的限制,一定会在下边咒骂我这个老头子。那是你们不明白,其实魔法和其他所有领域都是一样,老人欺负新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新人,新生,这个词是多么富有生命力,就像在座的各位。虽然我用了如此恶作剧的方式和你们开了一个玩笑,但也无法掩盖我对你们的热情与喜爱,因为你们是如此的有朝气!你们都有着无限的可能。诸位,欢迎来到魔法的世界!”话音一落,台下众人都下意识地鼓起掌来,不过在拍了第一下手发现仍是没有声音后便纷纷作罢,继续专注地听着沃昆院长的致辞,先前的不快大多已抛之脑后。

而主席台上,一直观察着众人变化的老人则是经历了一个起伏的表情变化,对比先前的热情与高兴,在看到学员们的神情时却有了一闪而逝的不满。

“我很担忧,各位同学们,我希望我的法术不要使你们变得循规蹈矩。或许你们对于魔法仍怀着敬仰,就像对神灵的敬仰,但魔法不是神明的力量。我希望你们富有活力,将你们内心深处的想法寓于你们对法术的认识当中。正如在你们从来只念诵优雅诗文的口里吐出脏话,一个小小的变化,但却是多奇妙的变化。”说到此处,台下的学员们纷纷不约而同地窃笑起来。

老院长最后说道“魔法就是从无数种变化开始的,请牢记这些话,还有我对各位的期望。我个人希望你们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不要变得像老贝利那样顽固死板,没有生气。”最后那句自然也是对所有人说的,老贝利便是内森的主院长,在沃昆之前也向新生们做过简单的致辞,那位神情严肃、脸色惨白的老人环视一眼众人后只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遵守内森的规矩。你们很快就知道是哪些了。”新生们都从贝利院长的这番话里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那真是一个让人看了就心生惧意的老人。是以对沃昆院长的最后一句话都深表认同。并且包括凯瑞在内的学员们都对这位老人充满了好感,他是一个如此慈爱而热情的老者,循循善诱,诲人不倦,还有这样在公众场合非议自己上司的行为,那是多么让人喜闻乐见的事。于是众人都怀着愉快的心情听着沃昆院长接下来的话,他得先为他的老伙计善后,也就是向大家阐述内森学院的校规。

凯瑞一直都认真听着,期间他也时不时会轻轻转过头去悄悄看上一眼,在结束那次对视后,梅尔便没再关注他,只是自顾坐在那儿抱着学院派发的魔法书低头沉思。他也注意到不止自己一个人在偷偷窥视这个女孩。诚然,梅尔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尤其是那让人惊艳的红发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多看几眼。但自己只是对她充满了好奇,凯瑞是这么想的。他本来还对这个红发女孩有些讨厌,就是在刚刚的对视时,那种区别于那些对他不怀好意的陌生人的讨厌,他无法单独形容。后来却在听到沃昆院长说的“老人欺负新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时,他心里便有些茫然,若有所思,也若有所失。或许原本那点谈不上恶感的讨厌也在悄然转变。

但这一切梅尔可会知晓?就在凯瑞又偷偷望向梅尔,看着她对院长的讲话不屑一顾的样子而心生感慨时,红发女孩却忽然幽幽地转过头来正好和他对视。凯瑞心里吓了一跳,毕竟偷偷看人家被抓了个现行,而他心里也对这个女孩有了些改观,他再没有上次与梅尔对视那样的底气,一时间只觉得尴尬不已,就要转过身去。梅尔这次却没有作罢的意思,看着凯瑞的窘迫她嘴角露出了一抹动人的浅笑,带着揶揄的语气戏谑地说道:“眼睛都直了呀。”

然后,凯瑞眼睛真的就直了,他满脸震惊,脑袋机械地又转向了梅尔,陷入呆滞。她说话了。。。她竟然能够说话!



Loading Disqus......